下乡摘水果能周入3k刀?这群澳人真的去了,结果……

41
2021年01月15日 13:42

来源:1688 澳 洲 新 闻 网

在背包客纷纷离境之后,联邦政府和农业机构担心全澳的新鲜农产品会烂在地里,于是努力游说本地年轻人下乡务农。

一些农民拿出了诱人的工资数字,称每周有望赚到3000澳元,而副总理麦科马克(Michael McCormack)则告诉青少年,下乡务农有可能让你成为Instagram网红,甚至可能在一个新的地方找到“一生挚爱”。

于是这些澳洲年轻人真的去了,结果……

工作「愉快」但辛苦

19岁的马修(Matthew Rolston)买了一张从霍巴特到塔州北部的大巴车票,有生以来的第一份采摘水果工作,一开始“其实还蛮愉快的”。

但当他工作三周之后,六个10小时工作日的工资到账了。“我们没有拿到全部报酬,我本来应该赚了550澳元,结果只拿到450澳元。我们绝对不可能赚到1000多澳元。”

他的朋友卢克(Luka Wighton)也在农场工作,他说自己最后感觉“有点被利用了”。“工作很累…如果工资更高的话,还可以接受,但我们有点吃亏了。”

他只拿到了280澳元的计件工资——还不够付旅馆费。马修也是一样。

在该州南部,14岁的克洛伊(Chloe)也刚刚打了人生第一份工——折叠樱桃盒。整天站着,加上包装棚的高温,让工作环境充满挑战,但克洛伊曾经很喜欢这份工作。“昨天我走了29000步,工作了12个小时,我现在巴不得赶紧结束。”她说。

克洛伊说,她按小时计酬,时薪大约是14澳元。

跟Instagram网红完全相反

马修说,下乡务农不但没有为他在社交媒体上博得很多“讃”,恰恰相反,只要他掏出手机就会被解雇。

“实际上我们工作时间是禁止使用手机的,哪怕我只是把手机掏出来,都会被解雇。”

克洛伊也表示,她的双手一刻不停地忙着干活,根本没空拍照。

没找到「挚爱」,但交了很多朋友

马修说,虽然这段经历证明爱情可遇不可求,但他和卢克在青年旅社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新朋友”。

克洛伊说,这份工作教会她职业道德。“我交了很多新朋友,也知道了真实的工作是什么样的,我以前总觉得那很容易。”

应聘要做100道题

还有很多年轻人,充满了下乡务农的热情,却偏偏没收到半个offer。

乔蒂(化名)通过就业市场Seek、政府的The Harvest Trail招聘板、Gumtree、社交媒体和澳洲农业劳工局申请了至少10份农场工作——却没有得到半份。

她说,有一份工作要求她一周七天无休,每天工作12小时。“我当时就想,一周五天,每天12小时可以,七天无休不行。”

还有一次,她被要求填写一份100个问题的调查问卷,去应聘一份采摘樱桃的工作。“我一边在手机上答题,一边想,这只是去摘水果好不好!”

「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

塔州水果种植户协会会长科尼什(Peter Cornish)说,计件工资应该比正常时薪高出15%。

樱桃种植者汉森(Howard Hansen)表示,摘水果都是计件工资,所以收入是跟生产力挂钩的。“整天坐在树下就别指望赚大钱了。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