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边境或关至2022,大量留学生拒接offer转投英、加

3
2021年01月19日 9:43

来源:微报澳洲

//前言//

边境限制迟迟没有解除,

留学生依旧在家上网课。

无法重返校园这件事情,

已经引起了很多学生的不满,

不少学校和中介表示,

大量生源正在流失,

转向边境更为开放的英国、加拿大等国家。

如果无法改变现状挽回生源,

不仅仅是澳洲各大高校,

整个教育行业的损失都会相当惨重…

#01:

澳教育业受打击,

大量生源转向英、加

就在今天,澳洲首席卫生官Brendan Murphy又带来了一个噩耗:澳洲的边境可能要一直关闭到2022年!

他表示,即使疫苗全面接种,根据他的预测,澳洲的边境也不太可能在2021年开放。

这个消息不仅让澳人崩溃,留学生和澳洲的各大高校更加崩溃…

根据澳媒报道,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行业今年面临灾难性的经济打击,因为来自关键市场的国际学生将申请转到边境更开放的国家,包括加拿大和英国。

据大学校长和国际教育代理机构报道,原本打算前往澳大利亚的印度、尼泊尔和中国学生本月开始做出其他安排,因为他们想在真实的校园学习,而不是一直上网课。

此前,大批中国留学生就曾发起请愿,要求返澳上课。

(详细信息点击查看:扩散!澳政府终于批准中国留学生豁免回澳请愿,现在只差你的签名 )

西悉尼大学副校长Barney Glover 说,他已经了解到,一些收到西悉尼大学录取通知的学生最终拒绝了Offer。

我们从代理那里得到的信息是,学生们正决定接受英国的录取,因为英国边境开放。尽管学生和家庭对新冠疫情感到担忧,但相比之下他们优先考虑能够进入英国并在英国开始学习

悉尼科技大学副校长Iain Watt表示,留学中介机构还发现,“一些原本计划来悉尼的学生放弃了前往澳大利亚的offer,接受了英国或加拿大的其他录取通知书。”

我们预计,如果澳大利亚政府明显不打算让学生们及时赶上7月份春季学期的开学,放弃澳洲学校录取的学生人数将会迅速增加。

Global Reach主管Ravi Singh表示,大量持澳大利亚签证的学生“现在变得非常紧张”。

其中一些人想申请退学,去另一个国家。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很多学生都表示他们不想继续在线学习,而英国和加拿大都在接收返校学生。

代表中国留学中介机构的澳大利亚教育顾问协会主席Gary Li表示,许多已经完成澳大利亚本科学位的学生现在都在询问英国的研究生学习选择。

最近咨询增加了很多,这是令人惊讶的,因为英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失控,那里还出现了变种病毒毒株。但在过去两周,我们有一些学生本应该去澳大利亚,却飞到了英国。

#02:

边境限制严格,

澳教育恢复可能需几年

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研究所的高等教育研究员Peter Hurley表示,2019年澳大利亚国际学生产业的损失将高达400亿澳元,这将是重大损失。

“国际学生数量的持续减少意味着,2021年应该会是危机金融影响的一年。”

Gary Li说,很多在中国学习VCE的学生也在询问去英国学习的问题。因此他认为,澳大利亚要想从失去的市场份额中恢复过来,还需要几年时间。

联邦政府控制着国际边境,包括新州和维州州长在内的全国内阁已将国际入境人数上限暂时减半

新州政府已经搁置了每周接回1000名国际学生的计划。去年,只有63名学生通过北领地政府试行的“试点计划”返回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首席执行官Phil Honeywood表示,维州政府没有公布任何计划中的国际学生回国的日期或数字,尽管维州政府正计划向内阁提交一份报告。

Honeywood说:“鉴于国际教育是维州最大的产业,我们很高兴维州州长给予了一些优先考虑,然而,与新州一样,问题将在于确定日期、数字和航班流程的细节。”

同时,维州提出的留学生返澳计划的阻力还在于多方的反对。

首先,许多滞留在海外的澳人对这项计划表示不了解,他们认为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都应该优先考虑让他们回国。

此外,联邦农业部长也发出警告称,维州应该先解决帮助季节工人入境的事情,以缓解蔬果采摘劳动力不足的困境,不然联邦政府将不会给学生制定“返澳特别协议”。

因此,维州的这份留学生返澳计划究竟能不能落到实处,还真的是不好说…

Hurley 表示,即使他们继续努力,将少数已经在澳大利亚大学注册的国际学生带回澳大利亚的尝试,也不会对重新吸引新的国际学生进入澳大利亚产生实质性影响。

2019年10月,近5.1万名新留学生和归国留学生抵达澳大利亚,对澳大利亚经济的贡献超过400亿澳元,其中包括房地产和零售行业。

到2020年10月,新生和返校生的数量降至130人。

#03:

5000澳新留学生调查,

超一半考虑换目的地

悉尼大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由于加拿大和英国等竞争对手都欢迎国际学生,“我们面临着潜在学生流失的严重风险,这将对我们的校园和更广泛的经济产生持续的影响。”

这位女发言人表示,与2020年相比,今年第一学期的国际学生申请增加了约11.5%,但录取率低于去年同期。

Honeywood表示,澳大利亚的主要竞争对手国家,包括加拿大和英国,都做得很好,并提供了有关回国和新国际学生入境的清晰透明信息。

我们迫切需要联邦政府提供一个明确的日期,让学生、他们的家庭和他们的教育提供者能够朝着这个目标努力。这将给他们带来希望,因为目前他们得到的都是模糊不清的信息。

招生机构IDP Connect在10月份对5000多名国际学生进行了调查,发现申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大学的学生中有一半以上正在考虑换到另一个目的地,如果可以让他们更早开始校园生活。

IDP Connect首席执行官Simon Emmett表示,越来越多计划去澳大利亚留学的国际学生现在正在考虑去其他国家。

在申请澳大利亚大学的学生中,有四分之一(包括许多已被录取的学生)会考虑转到加拿大,15%的人表示会去英国。

IDP数据显示,44%的学生表示,在转向面对面教学之前,他们只愿意进行3个月的网课。

RMIT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其国际学生申请数量下降了约25%。

RMIT发言人指出,“降幅最大的是那些在墨尔本学习期间依靠兼职工作养活自己的学生。”

RMIT、墨尔本大学和莫纳什大学都表示,他们正在与维州政府和其他维州大学密切合作,将国际学生带回维州。

最后

实际上,澳洲政府不止一次提出“留学生返澳”计划,但都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最终也没有落实。澳洲政府也因此被广大不满的留学生们吐糟为“PUA”。

一次又一次的“狼来了”已经让学生们失去的信心和对政府的信任,而莫里森态度坚决地“优先考虑澳人回国”更是成为了压垮很多留学生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再没有一个确定的计划安排好留学生们的返澳学习,那么大量生源流失的局面,可能短期内也无法改变了吧…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