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就职典礼直播:川普留给他一个被颠覆的世界

1

纽约时报/NBC 于

大多数国家早就失去了耐心。特朗普总统反复无常的爆发对盟友来说难以接受,因为那不仅仅是侮辱。即使是像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对手,也对这位总统肆意妄为的突发决策感到迷惑。特朗普在2016年说美国必须“更难以捉摸”。他实现了这个承诺。

对朝鲜的斯大林主义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的突然迷恋,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俯首帖耳,对“中国病毒”的执着,对欧盟分裂的热衷,还有对美国核心民主价值观显而易见的弃若敝履是如此令人震惊,以至于他在周三离开白宫,人们的普遍情绪是如释重负。

美国的光辉褪去了,民主的理想被掏空了。特朗普对世界的影响将挥之不去。尽管强烈谴责比比皆是,但在某些圈子,特朗普主义的遗产不会轻易消失。通过对“美国优先”的执着,他还鼓动了其他国家将自己放在第一位。这些国家不会那么快就站回美国身后追随。特朗普激化的国内分裂将持续下去,削弱美国力量的影响。

“特朗普是个罪犯,是个政治纵火狂,应该被送进刑事法庭,”卢森堡外交大臣让·阿瑟伯恩(Jean Asselborn)在电台采访中表示。“他是民选出来的,但对民主一点兴趣都没有。”

在特朗普把愤怒及对真相的攻击作为自己总统任期的主题之前,一位欧洲盟友用这样的语言形容美国总统是不可想象的。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等领导人看来,他对一个事实——即他在11月大选中失败——的否认,正是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冲进国会大厦的导火索。

在许多国家看来,美国民主的权力核心被暴徒闯入,就像罗马遭到西哥特人洗劫一样。在国外观察家眼中,美国已经衰落了。特朗普在疫情期间不顾后果的破坏,给即将上任的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留下了极其不安定的全球局势。

“历时30年的后冷战时代已经结束了,一个更加复杂而富有挑战性的时代正在展开:一个处于危险中的世界!”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Wolfgang Ischinger)说。

全世界都感受到了特朗普发出无端羞辱的能耐。在塞内加尔的海滨小城姆布尔,学校管理员罗卡亚·达博(Rokhaya Dabo)说,“我不会讲英语,但我被他说非洲是个粪坑冒犯了。”在罗马,为朱利亚街上的店铺制作帽子的皮埃拉·马里尼(Piera Marini)说,她很高兴看到特朗普离任:“他对待女性的方式令人恐惧。”

“拜登需要以一种谦卑的方式恢复国内民主,才能让欧洲人说我们也有同样的问题,所以让我们一起走出困境,”意大利政治学家纳塔莉·托西(Nathalie Tocci)在接受采访时说。“因为特朗普,我们欧洲人突然就成了敌人。”

尽管如此,直到最后,特朗普的民族主义还有其支持者。这其中包括乐于得到他无条件支持的大多数以色列人,还有从匈牙利到巴西的野心勃勃的独裁者,他们将他视为反自由民主革命运动的魅力领袖。

其他地方对特朗普的支持则是意识形态上的。他是伟大民族主义和独裁倾向的象征。他代表了对西方民主国家的反抗,后者被描绘成家庭、教堂、国家和传统婚姻及性别观念消亡的地方。他抵制大规模移民、多元化和白人男性统治地位的弱化。

这场全球文化之战将继续下去,因为从法国到拉丁美洲,这场战争的爆发条件——社会不安定,工作岗位消失,对社会因新冠影响更不平等的怨恨——一直都存在。特朗普现象也会依然存在。他数以千万计的支持者不会消失。

“国会大厦发生的事件是特朗普四年任期的高潮和悲剧性结局,还是一种危险力量引发的美国新政治暴力的发端?”法国外交部秘书长弗朗索瓦·德拉特(François Delattre)问道。“我们并不知道答案,而我们也必须对民主模式出现类似危机的国家表示担忧。”

法国就是这样一个部落式冲突日益加剧的国家。如果美国司法部都能被政治化,如果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信用都能破产,如果147位民选国会议员在国会大厦被入侵的情况下依然要投票推翻大选结果,人们有理由相信,在其他分裂的后真相社会,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如海明威(Hemingway)所说,是先渐进,后突然,”现居法国的美国驻海地前大使彼得·穆雷安(Peter Mulrean)说。“我们目睹了真相、价值观和制度的逐步退化。全世界都在见证。”

正如英国历史学家西蒙·沙马(Simon Schama)的观察,“真相灭亡,自由也随之灭亡。”对特朗普来说,真相并不存在,他留下了一个自由被削弱的政治舞台。有恃无恐的俄罗斯和独断专行的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资本嘲讽民主,推动敌视自由主义的议程。

对中国,特朗普的政策是如此互相矛盾,以至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只能求助于在中国拥有数千家门店的星巴克(Starbucks),以改善紧张的美中关系。官媒新华社报道称,习近平上周致信该公司的前任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鼓励其”为“两国关系继续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习近平无疑感受到了特朗普的铁锤。这位总统曾称他“很好”,直到他又改变主意。一年前才与美国就贸易战达成停战协定的中国,随后又遭到特朗普政府的猛烈抨击,被批其最初忽视让病毒得以传播,还有其对香港的镇压。这届政府还指责中国政府对新疆地区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

特朗普的态度反复无常,但他的批判却条理清晰。作为监控大国,中国希望在本世纪中叶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大国,这可能是拜登政府的最大挑战。拜登旨在联合世界上的所有民主国家对抗中国。但特朗普留下的遗产是,盟友不愿追随美国,因为美国的承诺如今已经没那么值钱了。欧盟、印度和日本都将拿出自己的对华政策似乎是必然。

特朗普称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不诚实又软弱”,而朝鲜手腕残酷的金正恩“很风趣”。他觉得北约(NATO)没有意义,却向一位朝鲜将军敬礼。

他退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核协议,并计划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他颠覆了战后美国主导的秩序。即使拜登政府迅速推翻其中一些决定(这是必然),信任也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

伊申格尔说:“我们再也无法回到前特朗普时代的关系了。”

俄罗斯前总统、现在普京的克里姆林宫担任安全会议副主席的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i Medvedev)说,美国在“一场冷战中泥足深陷”,不能成为一个可靠伙伴。他在一篇评论中总结道,“未来几年,我们的关系可能都会维持极度冷淡的状态。”

但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就像其他重要国际关系一样,将在拜登治下发生变化,拜登对美国在捍卫和扩大自由方面能起到的重要国际作用有坚定的信念。

普京等了一个多月才对拜登的胜利表示祝贺。莫斯科庞大的户外市场伊兹迈洛沃里的纪念品摊贩也隔了许久才终于上架拜登的木质套娃,并下架特朗普的。“没人愿意再买他了,”一名卖套娃的男子说。“他完蛋了。”

像美国一样,全世界都受到了特朗普时代的创伤。华盛顿部署大量铁丝网和数万国民警卫队员以确保美国权力的和平移交,就是证明。

但宪法挺住了。受重创的政府机构也挺住了。上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期间,军队被部署保护州议会大厦时,美国也挺住了。特朗普要去马阿拉歌庄园了。即使在最坏的时代,打赌美国没有能力进行再创造和复兴也从来都不是个好主意。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