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突发政变:美国踩空,中国得势?

45

RFA 于

缅甸政变

缅甸军方于2月1日发动军事政变,拘禁了包括昂山素季等在内的全国民主联盟的多位领导人,引起世界舆论一片哗然。美国政府迅速发表声明,表达对这一事态的关注。但有舆论认为,正是因为过去几年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昂山素季批评太多、支持不够,才给了军方以可乘之机。同时有专家认为,缅甸政变对中国提高影响力提供了机会。

缅甸军事政变2月1日上午发生的时间,正值美国东部时间1月31日(周日)傍晚。尽管如此,美国白宫和国务院迅速作出了反应。

当天晚上,两个政府部门先后发出声明,呼吁缅甸军方撤销目前的军事行动,释放被拘禁的民选政府领导人。

白宫的声明更进一步,强调如果缅甸军方不撤销这一行动,将采取行动追究相关方的责任。

美国新任总统拜登2月1日中午又发表声明称,美国因为缅甸在民主化道路上取得的进步,已经撤销了对缅甸的制裁;如果缅甸目前的形势得不到改善,美国将重新考虑对缅甸的制裁。

美国如何应对缅甸危机

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政府驻缅甸外交使团团长(大使级别)的米德伟(Derek Mitchell)向本台透露,“美国政府可以考虑的制裁措施,主要包括军事和经济方面的手段。我认为他们现在应该在权衡这些不同的方案,首要的目标我想应该是针对这一事件有直接责任的人。”

拜登政府刚刚上台十余天,缅甸政变似乎是其第一场正式的外交考验。

但这场政变并不显得突然。上周二(1月26日),缅甸军方发言人苏敏敦(Zaw Min Tun)再次公开表达对去年11月议会选举结果的不满,并威胁说,如果不解决选举中的违规问题,不排除使用军事政变的手段。

面对已经出现的政变苗头,美国驻缅使团于上周五,联合其他十三个国家发出联合声明,督促缅甸军方遵守民主规则,反对任何改变民主选举结果的企图。

从目前形势看来,缅甸军事政变的主要原因正是军方不满选举结果。

在这场充满争议的选举中,以昂山素季为首的全国民主联盟获得大胜,在议会两院开放竞选的498个席位中共获得396个。而代表军方势力的联盟团结与发展党只获得了33席,比他们在2015年首次议会民主选举中获得的席位进一步下降。

虽然按缅甸现行宪法的规定,军方仍然保有议会25%的议席,但选举结果出炉后,军方旋即指控这次选举存在舞弊,总共有860万张选票涉嫌错误或造假,要求选举委员会宣布选举无效。

但选举委员会辩称,即使选票可能存在错误,也不构成大面积舞弊。双方的矛盾在此后三个月逐渐积累,直至爆发军事政变。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左)与两名军方将领(美联社)

西方的支持

政变发生后,有舆论认为,缅甸民选政府如此不堪一击,是缺少了西方的支持导致的。

在2017年的罗兴亚难民危机中,昂山素季作为缅甸民选政府的实际执政者支持了军方对本国少数族裔罗兴亚人的镇压措施;并且,昂山素季在过去5年的执政时期,并没有积极从军方为民选政府争取权力空间,甚至在她的政府领导下,有近200名记者和异议人士遭到政府的迫害。

昂山素季因此饱受西方政府和媒体的批评。昂山素季被大赦国际取消了授予她的“良心大使”头衔,接着欧盟萨哈罗夫奖获奖者联合会又将其除名,甚至有传闻说她在1991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也可能被取消。

美国智库亚洲协会缅甸问题专家黛布拉·艾森曼(Debra Eisenman)观察到,西方一方面在批评昂山素季政府表现出的威权主义作风,一方面仍然在呼吁支持缅甸的民主力量。

但她同时也认为,美国上一届政府没有给予缅甸民选政府足够的支持,“过去四年中,美国似乎是脱离了他们在亚洲留下的轨迹,奥巴马政府时期打下的基础,特朗普却扔掉了。这导致很多威权主义力量重新掌握了权势,我们自身的民粹主义政府因为其内部的问题给亚洲民主留下了真空。”

米德伟则分析说,很难把责任归结为美国没有为缅甸民选政府提供了足够的支持,“但的确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没有对缅甸给予足够的关注,这的确给我们带来了损失。我们过去和缅甸是有良好关系的,我们也有能力在危机酝酿时就有所动作,通过我们政府在当地的办公室带来更好的结果。我希望我们能重新和缅甸建立良好的沟通,但目前这种情况下可能有点难。”

2021年2月1日,缅甸军方发动政变,逮捕了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民盟和缅甸现政府高官。(美联社)

美中较量的另一个战场

在美国政府连发声明的同时,缅甸的近邻和长期盟友中国政府却对缅甸军事政变表现出云淡风轻的姿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2月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说,“我们注意到缅甸发生的事情,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但中国对缅甸的用心显然不会是表面上这样浅尝辄止。去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历史性地访问了缅甸;本月初,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又访问了缅甸。

外界普遍认为,中方与缅甸军方也保持着不错的关系,而中国近年来在缅甸不断提升的影响力也引起了西方世界的警觉。

美国《外交家》杂志前年曾发表文章批评说,美国及其盟友缺乏与缅甸各方面的互动,而中国的影响力将有害于缅甸的民主。

米德伟也认为,缅甸危机可能为中国政府创造机会,“中国与军政府从来不会有问题,他们不在乎民主,他们也不在乎人们怎么说,他们也不在乎任何国家的主权,他们只在意保护自己的利益。当那里是军政府的时候,对与中国竞争的西方国家是不利的,但中国恰好可以填补空白。”

他强调,在现在的缅甸,更合适的说法不是美国与中国竞争影响力,而是中国可能因此提高他们的影响力。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