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学向滞留海外国际学生提供学费优惠

2

2021年2月19日 ABC Natasya Salim, Iris Zhao 和 Mariah Papadopoulos

Naufal Zavier
瑙法尔·扎维尔说,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之间的四小时时差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Supplied)
Share

澳大利亚的各大高校为新学年开学做起了准备,其中一些大学正开始向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国际学生提供学费优惠。

据高等教育行业代表澳大利亚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在去年联邦政府实施边境限制后,超过14万名已注册的国际学生无法返澳学习。

由于目前尚不清楚迄今批准的疫苗是否能防止新冠病毒传播,其对抵抗抵抗病毒株种的效果如何,预计澳大利亚的国际边境限制今年仍保持不变。

高等教育部门受到了这场疫情的沉重打击:2020年出现了大量人员和课程削减,且这一趋势不太可能在2021年翻盘。

由于上网课的国际学生们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都不能入境,各大学正在想方设法留住他们,以免她们转学到北美和欧洲的大学。

“非常令人失望”

University of Wollongong
卧龙岗大学为国际学生提供助学金。(Supplied: University of Wollongong)

印度尼西亚留学生瑙法尔·穆罕默德·扎维尔(Naufal Muhammad Zavier)原本计划打算在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University of Wollongong)度过他的最后一个学期,但去年三月关闭国际边境后,这一计划泡了汤。

现在,扎维尔只能一直参加卧龙岗大学的线上课程,也正因于此,他的学费降低了10%。

该大学还授予他一项国际学生奖学金,相当于学费再减免30%。

“由于疫情,我父母作为自由职业者的收入来源也受到了影响……卧龙岗大学也非常慷慨,允许我们通过分期付款支付学费,”他说。

卧龙岗大学是向国际学生提供奖励措施以保持竞争力的几所大学之一。

“国际学生仍然可以飞到英国和加拿大进行面对面的学习,”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IEAA)首席执行官菲尔·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全国高等教育联盟(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主席艾莉森·巴恩斯(Alison Barnes)说,联邦政府没有认识到高等教育产业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的好处。

巴恩斯博士说:“令人失望的是,莫里森政府在疫情开始时实际上就放弃了国际学生,尽管多年来一直愉快地受着国际学生的钱,以至于它在2019年成为我们的第四大出口行业(仅次于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

A woman at a home office looking at her phone
像墨尔本的Dash Jayasuriya这样的临时讲师去年失业了。(ABC News: Simon Winter)

“他们被敦促在边境关闭前返回家乡,如果他们留下,没有资格获得任何政府援助。

“由于关闭和限制措施,许多人会失去兼职工作。

根据澳大利亚大学联盟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数据,去年高等教育部门的收入损失了18亿澳元,至少失去了1.73万个工作岗位。

ABC也联系了联邦教育部置评。

为挽留国际学生 各大高校出奇招

Students walk through the Great Court at 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包括昆士兰大学在内的一些大学已能为国际学生提供折扣。(ABC News: Giulio Saggin)

由于大学不能把学生带回校园,他们提供了一系列的选择来留住他们。

鉴于国际学生面临的“独特挑战”——包括不同的时区和技术限制,卧龙岗大学正在为远程学习的国际学生提供数量不限的助学金,最高可减免20%的学费。

“卧龙岗大学的助学金是在已经向国际学生提供的一系列奖学金之外再发放的,”卧龙岗大学发言人说。

这位发言人补充说,该大学“正在继续与该行业和政府合作,制定允许国际学生返澳的计划”,但没有说明具体计划是什么。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也为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全额付费国际课程学生提供12.5%的学费折扣。

该折扣提供给一半以上的、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就在海外上网课的国际学生。

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为注册本科、研究生和入学前英语培训(Pre-Enrolment English Program,PEP)课程的国际学生有机会获得高达20%的折扣,这一折扣将在录取时自动抵扣。

澳大利亚的一些大学,包括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也提供奖学金,包括为澳大利亚境外的国际学生提供最多15%学费的经济援助。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ANU)已经把它在中国唯一的海外机构变成了一个学习中心,为那些不能来澳大利亚的学生服务。

Shanghai Study Hub ANU
100多名本应在坎培拉学习的中国学生定期前往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上海学习中心。(Supplied: ANU Shanghai Study Hub)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上海学习中心的经理凌晨玉(Chenyu Ling)说,来自中国各地的100多名学生一直在使用这个中心。

“这是一个沉浸式的学习空间,”一直在这个上海中心学习市场营销课程的学生施新阳(Shi Xinyang)说。

Shi Xinyang
新阳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上海中心的快速互联网连接有助于她学习在线课程。(Supplied)

“[这是]一个帮助我集中精神学习的地方。”

“在家里,我很容易分心。这里的互联网速度也很快。我在这个中心里使用Zoom从未有过问题。”

助教接受在线培训 时差成问题

A university in Sydney
根据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数据,2020年大学失去了17000多个工作岗位。(ABC News: Brendan Esposito)

根据联邦教育、技能和就业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 Skills, and Employment)的数据,今年一月,近16.4万名学生——约占澳大利亚学生签证持有者的30%,仍身在海外。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的霍尼伍德说,一些澳大利亚大学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培训讲师和助教,帮助她们适应在网络环境中工作。

阿曼达·阿查马迪(Amanda Achmadi)是墨尔本大学建筑、建造和规划学院的高级讲师,她在该大学向在线学习转型期间接受了这样的培训。

她说,教职人员“坚韧不拔”,去年第一学期时,她们用了两到三周的时间就过渡到了在线教学。

然而,挑战仍然存在。

扎维尔表示,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之间的时差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的课程是澳大利亚时间的早课,上学期从早上8点到9点,”他说。

“时差是四个小时,所以我必须在凌晨4点醒来。”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