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脸书对澳新闻禁令结果或适得其反

1

2021年2月20日 ABC 经事务记者:Nassim Khadem

,
A group of five people silhouetted in front of a blue background with the Facebook logo projected on it.
主要新闻出版商现在被限制在脸书上分享或发布任何内容。(Reuters: Dado Ruvic)

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自成立数字巨头脸书以来,已经无数次更改过它的座右铭了。

在某个阶段,该公司的座右铭是“快速行动,打破条条框框”。后来就变成了只有“快速行动”。

本周,扎克伯格兑现了他最初的座右铭。

脸书迅速采取行动,禁止澳大利亚用户访问其订阅源中的新闻。

包括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内的主要出版商,被限制在脸书上分享或发布任何内容。

这意味着任何人都不能在澳大利亚通过脸书获得新闻消息。

脸书这一宣布是对澳大利亚拟议中的新法律的回应。

该法律将迫使科技公司与媒体公司就新闻内容的付费金额进行谈判。

这与谷歌采取的策略截然不同。

谷歌上个月还威胁要从澳大利亚撤出其搜索引擎,但本周已与七西传媒(Seven West Media)、九号台电视网(Nine Network)和新闻集团(News Corp)达成了协议。

脸书给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信息很明确:它认为政府不能、也不应该操控其平台如何运作。

Mark Zuckerberg at Facebook F8 conference, April 2017
脸书老板马克·扎克伯格自这家数字巨头成立以来已经无数次改变了它的座右铭。(Reuters: Stephen Lam)

脸书展开的一场政治斗争

尽管本周采取了不同的策略,但脸书和谷歌都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努力谈判,反对这一拟议中的法案。

两家数字巨头都辩称,它们为新闻报道带来了大量流量,否则这些新闻报道会被忽视。

两家公司基本上都认为,他们不应该为内容向新闻媒体支付大笔费用 (据报道,谷歌与出版商最终达成的协议金额在数千万澳元,远不及媒体公司老板在法案谈判开始时提出的数十亿澳元的要求)。

虽然谷歌用户依靠搜索获取最新新闻信息,但脸书用户并不是为了看新闻而去该平台的。

尽管如此,脸书多年来一直被指其在危险政治内容、虚假新闻和错误信息分享方面是“帮凶”。

如果它将可信新闻来源(记住:有的主要媒体出版商也被指控发布虚假新闻)从该平台上删除,它是否会变得不那么可信,是否会失去为它招来广告商的受众?

毫无疑问,随着《新闻媒体协议规范》(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讨论的持续进行,脸书和其它媒体公司将在未来几周继续琢磨这些问题。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Play Video. Duration: 3 minutes 23 seconds
谷歌在搜索引擎威胁后达成了媒体协议。

“没有任何法律与它一样”

虽然脸书表示,它愿意与新闻出版商逐个达成协议,但一再表示反对这一媒体法。

脸书认为,这项拟议的法律从根本上误解了他们的平台和新闻出版商之间的关系。

脸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董事总经理威尔·伊斯顿(Will Easton)在一篇博文中表示,该立法“没有意识到出版商如何使用脸书的商业和技术现实,以及我们为他们提供的价值”。

事实上,世界上任何其它地方都没有这样的法律,但世界各国正在密切关注澳大利亚的情况。

脸书担心,别国的监管机构可能会很快会效仿。

在它看来,在澳的潜在收入损失是可以承受的,以保护海外更有利可图的市场不会遭受潜在损失。

脸书表示,新闻带来的商业收益微乎其微。

该公司表示,新闻在人们订阅源中所占的比例不到4%。

去年,该公司免费推荐了约51亿篇澳大利亚出版商的内容,价值约4.07亿澳元。

Buttons with images of thumbs up and Facebook logo.
脸书表示,新闻在人们订阅源中所占的比例不到4%。(Unsplash: NeONBRAND)

更多用户可能抛弃脸书

虽然这对脸书的财务影响相对较小,但一些人表示,此举可能适得其反。

除了一些社交媒体用户批评脸书的行为“反民主”之外,周四,大量用户转向推特,并附上了“删除脸书”和#BoycottZuckerberg(抵制扎克伯格)的标签。

据报道,一些人从他们的手机上删除了该应用程序,以抗议脸书屏蔽与卫生和安全有关的官方主页,其中包括西澳消防与应急服务部(Department of Fire and Emergency Services WA)和澳大利亚气象局( Bureau of Meteorology)。

脸书后来恢复了这些页面,以及零售商哈维诺曼(Harvey Norman)和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Trade Unions)在内的其他组织。

国库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谴责了脸书的举动,称这证明了“这些数字巨头的巨大市场影响力”。

Josh Frydenberg making a speech, wearing a suit with an Australian flag while standing in front of an Australian flag.
国库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谴责了脸书禁止在其网站上发布新闻内容的举动。(AAP: Mick Tsikas)

但即使是那些拥有巨大权力的人也可能面临身败名裂,当不断受到抨击时,这种负面影响将变得难以修复。

悉尼大学数码新闻、在线出版和社交媒体专家菲奥娜·马丁副教授(Fiona Martin)说,个体企业可能会开始抵制脸书。

她认为脸书的新闻禁令可能会对其造成反噬。

她的预测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抱怨,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可能会收回对出版商的一些封锁。

马丁博士:“与不购买广告的公司相比,对购买广告的公司反应更强烈。”

一些企业已经在脸书平台上开发了支持其客户的市场,其中很大程度上依赖在脸书上分享其产品信息和服务内容。

“新闻分享是整个社群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她说,并指出一些用户将不可避免地转向其它同类型平台和市场。

脸书的举动殃及小出版商

脸书的举动让大型新闻出版商感到恼火,如果被纵容下去,将导致一些经济损失,但还不算是致命打击。

除了使用自己的网站触达消费者之外,新闻出版商还可以使用许多其他社交媒体网站,包括推特、领英(LinkedIn)和Reddit。

那些小型新闻出版商将更有可能受影响,因为他们更加依赖脸书平台对其新闻网站的引流。

根据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ACCC)的数字平台调查最终报告,脸书在新闻推荐服务中的作用远低于谷歌。

2017-18年,澳大利亚的印刷兼在线媒体、纯在线新闻媒体业务网站的34%推荐来自谷歌,而只有16%的推荐来自脸书。

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估计,如果将这个数字综合出版商的客户端访问量,约26%的推荐来自谷歌,约12%的推荐来自脸书。

这份报告称,“尽管从脸书向新闻媒体出版商推荐的数量历年来有所下降,但如果放弃脸书上的推荐,澳大利亚的许多新闻媒体业务可能会损失大量收入,对其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新闻出版商来说,还有一个价值是通过脸书与年轻观众建立联系。

根据堪培拉大学(University of Canberra)2020年的数字新闻报告:大约39%的澳大利亚人使用脸书获取普通新闻,49%的人使用脸书获取新冠疫情的新闻。

该报告发现,对于80后、90后和00后的人来说,本地社交媒体或网络群是最受他们欢迎的获取新闻的方式。

近四分之一(24%)的00后使用本地社交媒体或网络群,而三成的90后表示,他们使用社交媒体或网络群来获取当地新闻。

如果脸书新闻禁令不会解除,新闻出版商将需要找到新的平台来触达更广泛的受众。

但是脸书也会因此失去重要的受众和广告商吗?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