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国的新证据证实了流行病学家的疑惑

1

华尔街日报 于

image.png

武汉长江大桥,图片摄于2019年12月11日,当时新冠病毒刚刚开始在这座城市传播。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来自中国的新证据证实了流行病学家长期以来的疑惑:新冠病毒可能从2019年11月开始在武汉地区传播而未被察觉,到12月疫情才在整个城市多点暴发。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研究人员表示,

中国当局找出了2019年12月起在武汉地区出现的174例确诊病例,这足以说明轻度、无症状或其他未被发现的病例数要比之前认为的多很多。

根据WHO调查人员在对中国进行的为期四周的溯源考察期间收集到的信息,174个病例中的许多例与最初被认为是疫情源头的市场没有已知的联系。WHO专家组成员表示,中国政府未向专家组提供这些病例和更早潜在病例的原始数据。

WHO专家的武汉调查发现:新冠病毒“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本月早些时候,世界卫生组织(WHO)武汉调查小组的专家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是由某种动物传染给人的,而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极小。《华尔街日报》驻中国政治外交编辑Jeremy Page报道说,这批科学家在武汉到访了华南海鲜市场、新冠定点医院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参观了展现中国抗疫成就的纪念馆。至于WHO调查小组到底获得了什么样的信息,专家们总体表示对获取的中方研究病毒来源的新数据感到满意。

WHO调查人员称,在检查2019年12月的13个病毒基因序列时,中国政府发现与这个市场有关的病例存在相似的基因序列,但与该市场无关联病例的基因序列略有不同。WHO专家组的荷兰病毒学家科普曼斯(Marion Koopmans)说,这两组病毒很可能在2019年11月中旬至12月初之间开始分化,但可能表明感染早在当年9月就已发生。

她表示,这和其他一些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可能在2019年11月下半月的某个时候或在那不久前传播到了人类身上,但那时生病的人太少,无法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武汉暴发大规模疫情。到了2019年12月,病毒的传播范围变得更广,既包括与上述市场有关联的人,也包括其他没有关联的人。

该WHO团队中的澳大利亚微生物学家德怀尔(Dominic Dwyer)表示,2019年12月肯定还有更多人们不知道或没有识别的病例。

WHO团队中的丹麦流行病学家费希尔(Thea Fischer)上周表示,首次诊断出严重病例前,病毒肯定已经在人群中流传。她将诊断出的病例称为冰山一角。

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的六名WHO研究人员提供的这些评估,描绘了新冠病毒如何在武汉逐步传播开来的大体图景:2019年11月病毒以较低的水平传播而未被察觉,为12月更大规模的疫情暴发做了铺垫。在其他地方,如纽约或意大利北部,也出现了类似的模式,也就是疫情大规模暴发前,病毒会在数周时间内悄然发生聚集性传播。

image.png

2019年12月31日,纽约市的新年庆祝活动,当时未被发现的新冠病例正在蛰伏,数周后疫情全面暴发。图片来源:JEENAH MOON/REUTERS

WTO正寻求获取2019年12月之前几个月的血液样本,以检测抗体。他们还希望获得该期间患病的数千人的原始数据,以试图确定新冠病毒在第一例官方确诊病例之前的传播范围。中国有关部门报告的出现首例病例的时间是12月8日。

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检测这种病原体变异率的研究人员去年表示,该病毒可能在2019年9月底至11月底的某个时间首次传给人类。

类似地,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的一项研究表明,湖北省可能早在2019年10月中旬就发生了新冠感染。武汉是湖北省会。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进化生物学家、该研究报告的作者沃特海姆(Joel Wertheim)介绍说,WHO发现在2019年12月存在大范围传播,这“非常符合我们的模型”。

中国外交部和国家卫建委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image.png

2019年9月30日,在国庆假期前夕,武汉火车站充满了旅客。图片来源:ZHAO JUN/ZUMA PRESS

该WHO团队没有发现2019年12月之前武汉或其周边地区出现大批病例的证据。

“我毫不怀疑,在12月之前,一些地方已经有零星病例,”该WHO团队成员达萨克(Peter Daszak)说,“但我认为12月之前这种病毒在中国并没有广泛传播。”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近期曾报道称,中国有关部门发现,2019年10月至12月期间有92名医院患者的症状表明他们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的抗体检测呈阳性,但该WHO团队认为这些结果不具有结论性,因为相关检测是在任何可能的感染迹象已消失一年多后才进行的。

该团队正寻求获得用于从上述期间逾7万例类流感疾病、发烧或肺炎病例中识别出潜在新冠患者的数据。接受《科学》(Science)杂志采访时,该团队带头人、食品安全科学家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建议使用不那么严格的标准来识别大约1,000个潜在新冠病例。

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不久前表示,没有证据表明2019年12月之前新冠病毒已经在武汉传播。但他也认为,基因序列也显示武汉市大流行初期就已经存在了一定的病毒多样性,说明在华南市场群以外,还有未采样的传播链这种可能。

WHO发现的上述情况引发了对疫情起源的新争议,美国和英国对两国所说的中国缺乏透明度表示了担忧。

像新冠病毒这样来自动物的病毒会通过“溢出”事件向人类传播,最初可能只感染一两个人。一种新的病毒并不总是会立刻出现人际传播,可能需要经过几次尝试。不过,有些病毒确实会开始逐步传播,然后根据病毒传播性和潜伏期长短的不同,病例会不断增加。

第一例有科学记载的新冠病例于2019年12月1日出现症状,但中国有感部门表示,第一例确诊病例是在当年12月8日发病的,第一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联系的病例是在12月12日发病的。一名治疗上述12月1日出现症状的患者的医生说,该患者是一名老人,有其他慢性病,当时已失去语言沟通能力,他的具体症状发病日期不清楚,因为是亲属估计的。

在考虑病毒传播和变异模式的情况下,通过从最早报告病例倒推的方式,亚利桑那大学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研究人员判断,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0月中旬就已开始传播。

沃特海姆称,调查人员在2019年12月之前没有发现大规模聚集性疫情并不奇怪,根据他的研究模型,到当年11月底时,只有不到20人感染。但沃特海姆说,最终,病毒的确开始传播了,在12月份,每四到五天病例数量就会增加一倍。他表示,在基因多样化之前,病毒不可能在人群中传播很长时间,新冠病毒可能在当年11月中旬和12月中旬之间开始发生了基因多样化。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