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批评一个土都吃不起的第三世界国家

7

2021-03-08 13:05:54  乌鸦校尉

image.png

中共观察者网作者乌鸦校尉评论文章: 2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上的海地问题视频会议上,中国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针对海地共和国发出了如下发言:“长期以来,政治派别争斗不休,政治人物毫不作为,滥权腐败屡禁不止,国家治理几近失败。”“人民似乎看不到自己的将来”。

对一个域外国家用如此严厉的措辞,在中国外交场合极其罕见,甚至可以说是自改革开放后破天荒

举措。

这个加勒比国家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最温和的中国代表都气成这样?而且耿爽大使发言后,平常总喜欢跟中国唱反调的西方国家也一反常态,美、法等国居然也“步调一致”地批判海地。

因为海地,这个跟美国近在咫尺的岛国已经完全沦为失败国家的最下限,其糟糕的现状让身处战火、内乱的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都直呼内行。

“懂王”在位时虽然胡话连篇,但他当时形容海地为“粪坑”(shithole)国家却是靠谱真话之一。

  1

海地的“烂”,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类的想象范围。

咱们现在调侃自己很穷的时候,总爱自嘲曰:“我穷得都要吃土了。”

这终归只是个形容,再穷谁也不会真的去吃土。

但在海地,这是国民的的真实选择,吃的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土!

image.png

正在吃土的海地人

当然,也不是说什么土随便就从地上一挖就行,是一种名为高岭土的粘土矿物,富含钙、硅、锌、镁、铝等物质。

海地人将其用水混合成泥浆,并进行过滤,再加入一些人造黄油和盐进行混合后,再做成饼状,一块块放在太阳下暴晒,最后就变成貌似饼干的物体。

image.png

这种东西初入口时,还真有点像黄油饼干,但很快满口都是土腥味,喉咙发干,需要用水冲下。

这种土饼干吃多了会导致腹胀和便秘,最严重的会导致大便极度干燥而活活憋死,或者涨死。海地人当然知道这种东西的危害,可没有办法,因为这种土饼干能让自己腹中严重的饥饿感得到一点点缓解。

image.png

这种玩意,在中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混战时期,中原地区的百姓也曾经被迫用这种高岭土和其他的东西混合炒着吃,称之为“观音土”。

如今拥有1100万人口的海地,2020年的人均GDP仅有800美元,仅为中国的12分之一不到(2019年GDP为10900美元),而和海地同处一岛的的多米尼加则为8000美元。

海地目前有近70%的公民没有固定工作,60%的人口为纯文盲(不会写自己的名字),近半数的民众基本温饱无法解决,80%的人无法得到自来水,只能靠雨水、河水及井水过活。

况且,人均GDP还不等于收入。以收入水平看,海地人民的状况更加凄惨。

image.png

2020年,海地有75%以上的国民处在赤贫状态,也就是说超过四分之三的海地人日收入低于2美元(约13块人民币)。

而那个土饼干当前的价格相当于差不多人民币一毛钱一个,这么看,有些海地百姓连土都得省着吃才行了。

image.png

恶劣的生存环境让海地人均寿命低于64岁,在联合国189个成员国中排169位,各项经济指标位居西半球倒数第一。

更加恐怖的是,海地现在治安已经完全崩溃,民间非法枪械泛滥,枪击、抢劫、绑架、贩毒已经如家常便饭般成为海地人生活中无法回避的日常。

image.png

2月26日,海地首都太子港市郊前一天的越狱事件导致25人死亡,400余名犯人逃走。这是海地近年来最大规模越狱事件之一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恶劣的生存环境让海地百姓的道德水准直线下滑,据调查,许多海地父母以自己为自己儿子加入黑帮、贩毒集团,女儿加入卖淫组织而感觉自豪。

因为这样儿女们能解决温饱不说,甚至还能带回额外的余粮养活自己和其他更幼小的子女,以至于一些海地父母在和亲友聊起自己儿子时,会骄傲地说:“我儿子现在可是XX帮的小头目了,这片街区可都归他管!”

海地的现状用人间地狱形容完全不为过,都不需要加上引号。

也许有朋友会问:海地就一直这个德行,以前没有好的时候吗?

说着了,还真就没有!至少在海地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后就没好过!

海地(包括现在多米尼加的整个伊斯帕尼奥拉岛,又名海地岛)本身是属于北美印第安人的阿拉瓦克族聚集地,在1492年哥伦布发现伊斯帕尼奥拉岛之前,当地印第安人口曾有100多万人。

可当凶残的欧洲殖民者铁蹄踏上伊斯帕尼奥拉岛之后,阿拉瓦克人很久就遭到了灭绝性的灾难。

1502年西班牙王国正式开始殖民伊斯帕尼奥拉岛后,立刻开始了血腥大屠杀,并将幸存的印第安人变成自己的奴隶,逼迫其进行黄金开采、甘蔗种植以及饲养牛。

不过,西班牙人没想到的是,因为自己带来的包括天花等疾病,毫无免疫力的阿拉瓦克人开始大批死亡,仅仅到1544年,全岛印第安人灭绝。

土著大量死亡导致了大量西班牙殖民种植业难以为继,许多奴隶主只能将庄园荒废。很快,地理环境相对贫瘠的海地岛西部几乎沦为无人区,之后该地区又先后成为加勒比海盗们盘踞的据点。

这时候,欧洲的不少商人再次发现了商机,一些人开始进入伊斯帕尼奥拉岛西部,除了向海盗贩卖补给品,还组建了狩猎队猎取岛上的野牛和野猪制作腌肉卖给海盗们,随着人员增多,又有一群欧洲贫农涌入岛屿西部开始种植烟草和粮食作物,这其中,法国人占大多数。

随着法国殖民者的增多,他们动起了将土地据为己有的心思,于是在1665年,法国政府公然宣称海地岛西部为法兰西的领地,并将其名为“圣多明克”,彼时,国力走下坡路的西班牙在消极抵制了一段时间后,不得不在1679年将其正式让给法国。

image.png

接手后的法国人也意识到岛上劳动力不足,可印第安人已经灭绝,本土的高卢白人没那么多盈余,那唯一能弥补空缺的就是黑人了!

于是,法国从自己在西非的殖民地购买、掳掠了大量黑奴运往海地,很快,黑人就成为了当地的主体民族。

伊斯帕尼奥拉岛西部出产大量的烟草和靛蓝,后来是棉花、甘蔗和咖啡,出口到欧洲换取了巨额财富,到了1780年,欧洲40%的蔗糖和60%的咖啡都来自海地(时称“圣多明克”)。

等到了18世纪初,伊斯帕尼奥拉岛西部的圣多明克已经成为世界头号产糖区和头号咖啡豆产地,产量占世界的一半,为法国提供了三分之一的对外贸易量,八分之一的法国人直接或间接地依赖这个地方的产品生活。

圣多明克因此经济腾飞,成为西半球最富裕的地方之一。

不过,为了榨取更多油水,法国人采取了残酷的剥削压榨手段,早在1681年,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就颁布了《黑人法令》,允许奴隶主可以随意用各种刑罚惩处偷懒的黑奴。

image.png

结果,无数黑奴因为稍微偷懒就死于包括破腹、挖心、剥皮等残酷刑罚,由此,白人和黑奴间积攒了无法调和的种族仇恨。

最终,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极大削弱了法国在西半球的殖民统治力度,次年,海地黑奴趁机发动武装起义。

到1791年,圣多明克北部20万黑奴发动大规模起义,短短几周内就摧毁了上千个甘蔗、咖啡和靛蓝种植园,数千白人被杀死。

image.png

之后,起义军席卷了伊斯帕尼奥拉岛各处,但他们在种族政策上其实只是法国殖民者的镜像翻版:解放黑人奴隶,但对白人及混血人种格杀勿论,妇女儿童一样难逃一死。

因为惧怕黑人起义军的屠杀,大量白人和混血人种逃亡海外,同时也引起了东部西(班牙)属圣多明克(也就是后来的多米尼加)和英属牙买加殖民当局的恐慌,两国分别派遣军队于1794进入海地岛西部和起义军作战。

这时候,黑人起义军有了一位天降猛男——杜桑·卢维杜尔,出身黑奴家庭的他却满腹经纶,同时也深谙兵法谋略与西方先进思想。

他先是联合西班牙击败法军。

不久,法国宣布废除海地奴隶主,杜桑马上要求西班牙废除东部区域的奴隶制,遭到拒绝后立刻又联合法军击败西班牙军,之后又在1798年将英军也驱逐出境,最终在1801年将整个海地岛统一,建立革命政权,并就任总统。

这时候,其实法国军力正值极盛时期,当时的法兰西皇帝拿破仑·波拿巴于1802年派遣远征企图重新奴役海地,虽然占领了伊斯帕尼奥拉岛东部原西班牙殖民地,但在西部居然被杜桑打得大败,伤亡数万人。

image.png

束手无策的法国居然使出阴招,以和谈为名,“不讲武德”地诱捕了仅带领少数随从的杜桑。拿破仑下令将其押送回巴黎,打入天牢,不久杜桑死在狱中。

但此举完全没能改变法国丢掉这块殖民地的命运,法国占领军不断遭到重创,统帅勒克莱尔也染病去世,三万法国大军折损大半陷入绝境,到1803年仅存8000老弱残军坐船逃回法国(半路被英军截胡,最终全灭)。

image.png

终于,1804年,法属圣多明克成为历史,杜桑的部下让-雅克·德萨林正式宣布独立,并将国家恢复了印第安人传统名称“海地”,其意为“多山的地方”。

海地也成为整个美洲继美国后,第二个独立的国家,也是世界上第一个黑人共和国(同期埃塞俄比亚为封建王国)。

image.png

可谁能想到,完成独立竟是海地最后的高光了。从此,苦难开始在海地无限轮回。

  2

说真的,一个国家出现好的领导人也许不容易,但从建国至今200多年所有的领导人都是操蛋货也是世所罕见。

开国元勋德萨林满脑子皇帝梦,还是一个黑人极端种族主义者。

image.png

他先是将海地岛西部的白人平民杀得精光,连混血人种也杀了不少,接着宣布称帝,并且实行严酷的军事管理,并强制推广中央集权和土地私有制。

结果,德萨林遭到了各个阶层的不满和反对,结果,海地爆发政变,德萨林于1806年被暗杀,海地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之后,海地接连上台的多个领导人均无心怀天下之心,上台无不是称王称帝,鱼肉百姓,建立独裁统治。

image.png

可邪门的是,要说搞独裁统治能稳定国家也行,海地却是不论谁上台,屁股没坐热就被干掉,没有哪个领导人能镇得住场子,可以说,政变、内乱从此开始成为海地的主旋律。

邪门的是,本身海地独立是为了反对西方殖民者奴役的,独立后,广大海地人该受压迫还是受压迫,只不过骑在头上的压迫者从法国白人殖民者变成了本族人。

image.png

更邪门的是,独立后的海地竟然衍生出了一种类似印度种姓制度的奇葩玩意,但只分为“高贵人”和普通人,前者仅占3%的人口,却垄断了文武官员、法官、律师、医生等职业,多为黑白混血人和部分黑人,其余97%(全部为黑人)则地位低下,这种局面一直持续至今。

image.png

海地富裕阶层

海地的反动统治让本来统一的伊斯帕尼奥拉岛再次分裂,东部的西班牙裔白人和混血人较多,他们仇恨海地的反动统治,最终于1844年成功独立为多米尼加,分走了伊斯帕尼奥拉岛大半的土地,而且还是相对富裕的区域;海地则仅剩西边少部分贫瘠土地。

而海地人在独立后也没有将殖民者经营起来的大庄园继续发挥作用,全部被以碎片化形式瓜分,原有的灌溉系统也没有修复,海地农业产量一落千丈,从此彻底荒废。

除了内部混乱外,外部的侵略和压迫也让海地陷入到无以复加的灾难中。

海地独立让法国殖民者损失惨重,咽不下这口气的法国波旁王朝开始向海地索赔3000万美元(当时阿拉斯加的“售价”也就几百万美元)天价赔款,海地一开始拒绝,但法军立刻派遣远征舰队封锁伊斯帕尼奥拉岛,这让新生的海地难以应对,最终答应了1800万美元分30年付清,这笔巨款是当年法国财政全年预算的3倍多。

海地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在民间强征苛捐杂税支付赔款,沉重的负担让还款日不断延期,于1947年才全部还清,实际支付的费用超过了初始的两倍,在成功独立后反被曾经奴役自己的殖民者强索赔款,海地是全球独一份。

到了20世纪,海地国内经济已经基本崩溃,领导人更迭不断,在独立后总共换了90任总统,其相当大比例的人干不满一年。其中仅在1908年到1915年,海地发生了6次政变,更换了8位总统。

更悲催的,当时德国曾通过买办集团在海地拥有大量土地(海地宪法不允许外国人直接购买土地),这让近在咫尺的美国人十分忌惮,“门罗主义”盛行的美国不能容忍自己后花园有欧洲势力存在。

趁着一战爆发和海地叒叒叒一次发生政变陷入无政府状态后,美军于1915年直接出兵占领海地,不仅将海地的海关税收直接纳入美国监管,还着手将“美式制度”强行嫁接给海地。

美国的军事占领引起了海地人民的反抗,武装暴动此起彼伏,给美军造成了一些伤亡,于是美军在1934年撤出海地,不过海地依然是美国的附庸,亲美路线是海地政府不二之选,可一直无法建立稳固统治。

之后,在1957年弗朗索瓦·杜瓦利埃博士上台后,海地频繁换总统的日子才算暂时结束,开始了29年的杜瓦利埃家族世代。

你以为海地人能稍微喘口气了?那还是图样!

image.png

杜瓦利埃这个人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上台前他以一个乡村好人医生的身份出现,笼络了不少选民的心,可他上台后马上就露出狰狞面目,开始在全国进行恐怖统治,只要有人敢对他稍有忤逆,他就残酷将其虐杀,一时间政界、军界、商业界、教育界和宗教界刮起腥风血雨。

image.png

此外,他还随意将《海地宪法》进行修改,让自己担任终身总统,并有权指定接班人、解散议会和内阁、直接控制国家,还组织了一支8000人的特务机构,超过了海地全国军队的数量(5000人)。

image.png

杜瓦利埃还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中饱私囊,将国家的财产绝大多数都拿给自己家族挥霍,全海地的经济命脉完全被他一家掌控,全国的税收完全被他亲信控制,每年杜瓦利埃家族的获利几乎等同于海地全国支出。

image.png

更令人发指的是,他极力宣传黑人种族主义,并大肆鼓吹巫毒教等迷信思想,自诩自己体内有包括杜桑在内的伟人灵魂,法力无边,可驱逐邪恶,并且长生不死,即便是事后自己也能从棺材里爬出来复活(事后“较真的”海地人真把他坟扒了,确定其是否复活)。

image.png

堂堂一国总统俨然成了一个邪教头子,这种五毒俱全,全身上下看不到一丝优点的总统,全世界都很难有第二个,但美国并未制裁杜瓦利埃,因为其坚决执行亲美反共政策深得美国赞许。

1971年,他终于死了,但在咽气前还再度修改了总统当选人的最低年龄,以便让自己18岁的儿子小杜瓦利埃即位。

image.png

这货上台后,更加变本加厉,连老百姓嘴里最后一点活命口粮都要剥夺,当时海地全国总资产仅有10亿,杜瓦利埃家族竟然占了9亿,更可耻的是,1980年,小杜自己结个婚居然花费了700万美元之巨,全然不顾海地饿殍满地的处境。

image.png

没有了基本生存希望的海地人终于举国暴动,在1986年推翻了小杜的统治,但小杜却顺利逃亡美国继续逍遥快活了,给海地留下的只有绝望。

但是,小杜之后的几任海地总统也没好到哪里去,不是碌碌无为的庸才就是继续中饱私囊,全国1000多万人口却有100多个合法政党,可至今没诞生一个相对靠谱的领导人,包括现任总统莫伊兹。

image.png

海地现在的贫富差距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3%的最富裕人口控制80%的财富,剩余20%财富则是97%的赤贫群体,没有中等收入者。

image.png

海地贫富差距一墙之隔

但美国可不管海地百姓的死活,烂摊子他们是不会负责收拾的。

如今,海地的治安和基本运作完全崩溃,只能依靠联合国维和部队、警察勉强维持,这里面中国发挥着巨大作用,但这也是耿爽代表如此愤怒的原因。

image.png

  3

近30年来,联合国安理会先后在海地部署了联海支助团、联海过渡团、联海稳定团、联海司法支助团,直到今天的联海综合办公室,这些行动的花费总额已高达近80亿美元,这些资金来自各成员国会费,中国在其中占有不小的比重。

image.png

中国驻海地维和警察和美军联合巡逻

可是,海地的官员们却将这些钱悉数装入自己的口袋,能贪得一分钱都不给民众,自己山珍海味都吃吐了,却一口馒头渣都不舍得给民众,能把贪腐做到如此绝的地步,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国家能做到。

而更令人中国人愤怒的是,海地一直都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性,却和非法占据让台湾岛的割据反动政权“建交”至今,可谓台湾“至死不渝”的友邦典范。

image.png

但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直不计前嫌,积极投入力量支持海地的维和,从2004年10月开始,中国向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派遣维和警察合共1100余人次,到2012年11月结束。海地在2016年10月海地遭受马修飓风袭击后,中国也向海地红十字会提供10万美元紧急援助。

可是,海地根本就是外来援助的“无底洞”。这些钱却全部被海地当局贪污,一分钱没给民众,连物资都被高价倒卖,大地震十年了,重建慢如蜗牛,大量民众依然住在临时窝棚里,在去年疫情爆发后,整个海地防疫措施和没有差不多,1100万海地人仅拥有124张重症病床和8个正规医院,及64台呼吸机。

海地也没有因外来援助而产生丝毫改善,而这些钱都是来自于每一个中国老百姓的纳税,因此,耿爽批判海地,建议该国在改善内政前不要继续浪费国际支援,合情合理。

而且,海地现在的表现,是实实在在犯了众怒,不止中国批判,包括美国、法国甚至越南都痛批海地。

此番海地问题既然成为联合国安理会专题会议,正是因为海地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极端恶劣的影响,侵害整个联合国的利益,常任理事国不出手谁出手?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