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记者目睹强奸惨状后患PTSD 为治病找人”强奸”自己

5

英国那些事儿 于

作为一名满世界跑的新闻记者,Mac McClelland亲历过太多普通人见不到的景象,极端贫困的社区,惨烈的灾祸现场,暴力血腥的冲突…

然而她做梦也没想到,一次采访让她患上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更没想到,为了治疗PTSD,她竟然要找人来“强暴”自己。

多年后,她不仅因此治好了PTSD,还成为了这类治疗方法的专家:

恐惧什么,就去直面什么…

这个怪异的创伤治愈故事,让我们从头说起…

McClelland出生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市,2002年在俄亥俄州立大学获得了心理学学士学位,2006年又去新奥尔良大学拿了艺术硕士学位。

2007年研究生毕业后,McClelland进入了新闻行业,从实习生摸爬滚打修炼为记者,开始报道国际国内重大新闻。

几年下来,她的足迹踏遍全球,泰国,澳大利亚,缅甸,乌干达,刚果…

接连报道了墨西哥湾漏油,刚果大屠杀,缅甸难民危机等一系列重大新闻事件。

2010年,她只身前往中美洲国家海地,报道那里大地震后的情形。

那年1月12日,海地太子港附近发生里氏7级地震,大量建筑物遭到损毁,27万人丧生,370万人受灾。

作为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地震发生以后,海地社会不仅面临严重的天灾,也要面对不少人祸威胁。

极端贫困的海地原本就黑帮横行,地震发生以后,一些匪徒趁乱在街区犯罪,McClelland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前往海地做报道的。

刚到海地,McClelland和同事就被随处可见的持枪分子震惊了,地震后的海地更加混乱不堪,加油站银行门口都是荷枪实弹的保安,街头匪徒提着枪随时准备打劫有钱人,有钱人则拿着枪随时准备应对威胁。

匪徒们除了拿枪打劫,还聚众干另一件事:

到处劫持女性性侵…

McClelland抵达海地后的第二周,在一所医院里见到了让她终生难忘的海地女孩Sybille。

Sybille便是众多强暴受害者之一,她不幸被5名持枪匪徒掳上一辆车,在车里被匪徒们轮奸,之后她被送到医院,身上伤痕累累,整个人惊恐到说不出话来。

McClelland想保护女孩,便带她一起离开,谁知道半路上交通堵塞,车里的Sybille一眼认出了劫持她的那辆车和车里的匪徒——正是绑架强暴她的那帮人。

Sybille顿时失控,恐惧扭曲了她的脸,她陷入崩溃,整个人缩成一团,泪水从眼眶里不断涌出…

McClelland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那天晚上她脑海里不断重复着一堆疑问:

“那些人到底对Sybille做了怎什么?她又经历了怎样噩梦般的场景?”

McClelland那一夜都没睡好,整晚都在做噩梦,她梦见自己被一群劫匪绑架上车,集体强暴了她。

一切仅仅是开始,到了第二天,McClelland独自去一个街区采访,又发现自己被一帮人跟踪,好不容易才逃离险境。

从那以后,McClelland经常发现她身处险境,随时可能成为强奸受害人。

接下来几星期的采访中,McClelland每天都能遇见和Sybille相同遭遇的女孩,每天晚上都被绑架强暴的噩梦惊醒…

采访任务刚结束,McClelland就在第一时间飞回旧金山,想尽快逃离噩梦之地。

然而她很快发现,她已经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时不时就会莫名其妙崩溃大哭起来:

工作时收发邮件崩溃哭泣,洗澡时嚎啕大哭,甚至做瑜伽时整个人也会突然崩溃…

海地的经历,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只要闲下来,她脑海里总会不时跳出Sybille那张扭曲的脸,总是忍不住去想Sybille究竟有过怎样的遭遇…

不仅如此,McClelland一旦睡着,便会梦见关于强暴的场景。

Sybille的经历和强暴的噩梦让McClelland倍感恐惧和压力,内心无比煎熬的她开始找心理医生寻求治疗排解。

心理医生起初给她尝试了一些常规疗法,却毫无效果。

无奈之下,心理医生决定让她直面内心的恐惧:

一直让你感到压力和恐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McClelland坦诚地回答:

“我就想知道,Sybille到底经历过怎样的伤害和情形…”

心理医生考虑分析了很久,向McClelland建议:

“既然你想知道暴力性侵是怎么回事,不如找人对你‘施暴’一遍……”

“当然,你需要找一个可靠的人,以便他对你的侵犯和暴力程度都是可控的。”

心理医生提出的是一种“直面伤害”的疗法:

既然害怕性侵,那就不妨“亲历性侵”,直到身体的应激系统对这样的暴力行为不再产生应激反应为止…

说白了就是:

多次直面恐惧的事物后,身心对这种事物的容忍度开始变高,内在恐惧和压力自然就降低了。

McClelland在短暂思考后,接受了这个建议。

就这样,为了治愈自己的PTSD,McClelland决定去找人来“强暴”自己…

她物色了很久,终于在自己的朋友圈子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名叫Isaac的男性朋友。

Isaac跟McClelland原本只是好朋友,两人最初相处过便很快发现不适合做情侣,这一次,为了治愈McClelland的PTSD,Isaac被说服来帮这个忙。

一次晚餐之后,两人酝酿了很久,做完心理建设后,McClelland发现自己的PTSD开始发作,暴力性侵的场景又填满了她的脑袋。

在她的授意下,Isaac开始像强奸犯一样对她动粗,他把McClelland拖进房间,击打她的脸,按住她的手和腿,McClelland拼命挣扎反抗,但没有示意Isaac停下,最后,在McClelland精疲力尽,完全没有能力反抗后,Isaac粗暴地性侵了她…

第一次被强奸后,McClelland的大脑一片空白,但一段时间过后,她内心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

这(被强奸)过程并不享受,但现在清楚自己能够承受这一切,心理压力也就没那么大了,整个人也渐渐放松下来。

之后的一段时间,McClelland又让Isaac“强暴”了她很多次,施暴的过程越来越像真正的性侵,Isaac会打她的头,扇她的耳光,直到McClelland忍受不了为止。

McClelland就在这种诡异的治疗中逐渐好转:

身体被摧残,内心却在逐渐放松…

找人强奸自己治愈了PTSD以后,McClelland开始深入研究这里面的原理,她惊讶地发现,这样的疗法在历史上是有先例的:

有心理学家曾经对美国越战退伍老兵做过类似的治愈实验,这些越战退伍老兵大多患有严重的PTSD,他们常常做噩梦,被越战里经历的那些残酷的战争场面长期困扰。

心理学家决定对他们实验“直面疗法”,给这些老兵播放越南战场的残酷战争场面。

随着频繁再度直面恐惧,这些越战老兵的PTSD开始逐渐好转,其中一些人最后甚至能对惨烈的战争场面“波澜不惊”了。

非同寻常的“强奸治疗”PTSD后,McClelland在后来的岁月里开始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还出版了多本相关书籍,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阐述“直面恐惧”的治愈方法。

不过,业内不少专家依然表示:

McClelland尝试的疗法有一定的心理学依据和合理性,但并不建议推荐普通人自己尝试这样的治疗。

因为这是一把双刃剑,实施起来的尺度很难把握,稍不注意,不但不能治好患者的PTSD,反而可能给患者留下更深的心理阴影…

也有一些心理学家认为,McClelland的疗法是属于她的个例,每个人心理障碍的突破点不一样,弹性也很大,McClelland的疗法的经历不一定适合所有PTSD人群。

要彻底解决PTSD,还有很长的路要探索…

Ref: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c_McClelland

https://abcnews.go.com/Health/reporter-mac-mcclelland-violent-sex-ease-post-traumatic/story?id=13995013

https://www.good.is/articles/how-violent-sex-helped-ease-my-ptsd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1/07/the-reporter-and-the-rape-victim/242445/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