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情报组织ASIO:刘辉峰“曾经参与构成‘外国干预行为’的活动”

4

Sean Rubinsztein-Dunlop 和 Echo Hui

Melbourne-based Chinese businessman Huifeng "Haha" Liu.
住在墨尔本的中国商人刘辉峰

据澳大利亚国内情报机构称,一名与助理国库部长迈克尔·苏卡(Michael Sukkar)和国会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建立了关系的自由党捐赠者参与了“外国干预行为”以及为中国政府开展的活动。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ASIO)的这一惊人发现包含在墨尔本华裔商人刘辉峰(Haha Liu)与联邦政府对簿公堂以避免被驱逐出境的法庭申请文件中。

澳大利亚通过取消签证这一不透明的办法来应对据称来自中国政府的干预问题。刘先生在过去五年里讨好自由党议员,他的案例是对澳大利亚采取这一不透明办法的罕见考验。

去年ASIO将刘辉峰评估为对国家安全具有风险,52岁的刘先生随后辞去了在一个人气颇旺的邻里守望协会担任的主席一职,该协会也为中国政府服务的一个官方机构。

联邦法院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透露的文件显示,ASIO发现该中国公民“参与了构成‘外国干预行为’的活动,并且存在参与这些活动的风险”,因而对其作出了负面评估。

根据刘先生提交的法庭申请,ASIO的结论是,这名前中国军人在接受该组织问询时,谎报了他为未透露姓名的中国官员工作的内容以及与他们的关系。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认定,[刘先生]故意歪曲了他与中国政府官员的关系的性质和程度以及他代表他们开展的活动,”刘先生的法庭申请中写道。

“ASIO评估中的重大错误”

刘先生对ASIO的调查结果提出质疑,指责该机构剥夺了他享有的公平诉讼程序,并称ASIO没能证明他的行为如何构成澳大利亚法律规定的“外国干预行为”。

Haha Liu signs the letter of intent between AEAAI and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Melbourne in 2017.
2017年,刘辉峰签订了紧急互援协会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之间的意向书。(ABC News: Supplied

)

他声称一名官方翻译在他的签证被吊销两天后进行的ASIO安全评估问询中犯下了“重大错误”。

ABC还发现了新的微信信息,显示刘先生和他的邻里守望组织与悉尼和墨尔本的中国外交官密切合作,并希望从一家中国的实施外国影响力的机构获得资金。

澳大利亚联邦反对党法律事务发言人马克·德雷福斯(Mark Dreyfus)是国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成员,他呼吁莫里森总理澄清自由党与刘先生的关系,以回应ASIO“令人深感不安的”发现。

“真正的问题是,莫里森先生知道他的政党的一名捐款人、一名与廖婵娥和迈克尔·苏卡有联系的人被ASIO确定为外国干预代理人有多久了?”他问道。

“廖婵娥和迈克尔·苏卡需要解释他们和刘辉峰有什么联系。

“莫里森先生没能让他的议员负起责任来,但显然现在他不能再遮遮掩掩了。”

Haha Liu shows off cosmetic products autographed by John Howard and Michael Sukkar
刘辉峰在社媒上展示面膜等化妆品,产品包装上面有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左)和助理国库部长迈克尔·苏卡尔在自由党筹款活动上的亲笔签名。(ABC News: Supplied

)

在刘先生起诉移民部长和ASIO一案的法庭文件中,并没有提供关于所据称的外国干预行为的进一步细节,也没有具体说明这些指控是否与他与澳大利亚政界人士的关系有关。

今年晚些时候将对此案进行为期一天的审理,届时将对ASIO的调查发现进行核实。

在刘先生提起诉讼之前,澳大利亚政府去年以国家安全为由吊销了两名中国学者的签证,引发了中国政府一场疾风骤雨的批评。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故事》博客(China Story)的主编、前国库部官员姜云(Yun Jiang)说,澳大利亚政府越来越依赖通过签证和移民决定的手段来对抗外国干预问题。

“我们需要记住的一件事是,与根据外国干预法提起公诉相比,关于这些签证决定的公开信息并不多,”她说。

“澳大利亚政府可能决定采用签证而不是立法途径的一个原因是,它可能对双边关系影响较小。

“但就签证决定而言,没有公开讨论,公众也不知道有什么证据。这也意味着公众不能对类似的行为保持警惕。”

紧急互援协会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的领事保护与协助合作证书。(Supplied

)

与中国领事馆的协议

刘先生创建了一个广受欢迎的社区安全组织——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Australian Emergency Assistance Association,AEAAI),该组织于2017年被宣布为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的官方“领事保护协助机构”。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有1000多名志愿者,他们为说中文者和澳大利亚当局沟通时充当中间人。

根据ABC1月份披露的机密文件,该协会同意接受领事馆的指示,并就涉及被认为需要领事协助的中国公民的犯罪事件、紧急情况、事故和“安全风险”进行报告。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对该协议并不总是公开透明的,它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向澳大利亚各地超过5.5万名成员宣传自己是一个基层社区援助团体。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姜云表示,向中国领事馆报告可能对中国公民有风险,尽管尚不清楚该协会提供了哪些信息。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已经把澳大利亚境内的一些个人作为骚扰的目标,”她说。

“这包括,例如,香港民主活动人士、维吾尔社区成员,或法轮功练习者。

“因此,一个澳大利亚机构向中国大使馆提供私人和个人信息真的会危及那些个人,这非常非常令人担忧。”

微信消息显示刘辉峰希望从中国外国影响力机构获得资金

ABC可以披露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内部沟通记录显示,刘先生还希望从中国政府外国影响力网络的一个顶级机构那里为互援协会获得资金。

2017年3月和4月,他在给该协会理事会的一连串微信消息中发表了上述言论,宣布与领事馆建立了合作关系,他写道,“以后我们举办的公开活动资金解决了”。

他写道他期待其他捐赠,并希望从外国影响力机构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获得资金。

“多方申请我们的活动经费,”他写给该理事会的22名成员道。

“如果国内侨联那边再帮我们拨一点款,我们的日子就更宽裕了。”

2017年3月和4月,刘辉峰在给紧急互援协会理事会的微信消息中宣布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建立合作关系。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还同意让该组织报销领事保护活动的交通和住宿费用。

然而,在给ABC所提出的问题的详细回应中,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表示,它从未收到过中国政府方面的任何资金,它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的正式协议已于去年7月失效。

“该协会和刘先生都没有直接或间接通过任何第三方实体从任何外国政府或政党那里收取过任何资金,”现任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会长蔡蔡(Skye Cai)在一份声明中说。

蔡女士表示,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已经“完全透明地”讨论了可能的资金来源,协会理事会共同决定将不寻求或接受资金。

她说,去年11月的一次内部审计发现,在2020年之前,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银行账户一直没有动过,当时仅有的进账来自赞助一次研讨会的三家公司。

几位匿名接受ABC采访的理事会成员质疑,为什么在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运营的几年里,这些账户一直是空的。

去年11月,刘先生与理事会成员就财务透明度和他与ASIO发生的问题等产生内部争吵,期间刘辉峰辞去了协会会长一职。

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在今年1月份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与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没有“财务往来”,并指责ABC“故意抹黑总领馆和中国政府”。

领事馆表示,其与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协议“严格遵守澳大利亚法律法规”,而且“中国政府……永远不会干涉任何国家的内政”。

责任范围扩大

ABC可以披露,2019年,刘辉峰扩大其外交联系,与中国驻悉尼总领馆建立了关系。

在中国驻悉尼副总领事米斌的倡导下,中国驻悉尼总领馆与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联系,共同处理在新南威尔士州发生的相关案件。

2019年1月,米斌在领事馆会见了刘先生和四名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理事会的成员,计划开展合作。

一位领事官员在微信上首次接洽了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他写道,随着 “越来越多的游客、学生和其他人来到澳大利亚”,北京需要帮助。

这位官员写道:“不可避免的是,他们有时会遇到困难,其中一些人会来到领事馆寻求领事保护和协助。”

“最近,我们了解到你们的协会在澳大利亚已经建立了相当大的规模,所以我们希望能与你们建立一些联系,寻求一些合作。”

这位领事官员后来在一条消息中证实:“领事馆希望将你们纳入我们的‘领事保护志愿者’系统。”

他请一名理事会成员推荐在悉尼、考夫斯港(Coffs Harbour)和麦格理港(Port Macquarie)更北的地方以及新州南海岸(South Coast)的瑙拉(Nowra)、基阿马(Kiama)和梅里姆布拉(Merimbula)镇的志愿者。

随后,2019年4月,副总领事米斌和他的两名领事带着三名理事会成员在悉尼中央商务区钓小宴私房菜(Imperial Kitchen and Bar)的一间贵宾房吃了一顿私人晚餐。

Chinese men shake hands in front of flags of Australia and China.
2019年7月,刘辉峰与中国驻悉尼总领馆副总领事米斌在悉尼领馆内合影。(Supplied

)

微信消息显示,就在今年1月,领事馆还就涉及华人社区的案件与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进行了沟通。

中国驻悉尼总领馆、驻墨尔本总领馆和中国大使馆未在ABC所给出的截止日期前就记者的问题作出回覆。然而,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表示,它从未与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签署过正式的合作协议。

在给ABC的声明中,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现任会长蔡蔡说,该协会对ASIO的调查结果知情,并“坚信刘先生是无辜的”。

蔡女士写道:“如果ASIO有任何证据表明该协会或刘先生的不当行为,对此我们并不知道。”

“ASIO没有直接与该协会接洽,也没有向我们提供任何外国干预的证据或细节。

“无论是该协会还是刘先生与澳大利亚政界人士或中国官员的私人关系,都没有超出诚挚友谊和礼貌的范畴。”

蔡女士表示,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内部调查得出的结论认为,ASIO的调查结果“极有可能是某个第三方恶意和虚假陈述的直接结果”。

刘辉峰与自由党的关系

今年早些时候,与刘辉峰关系较近的知情人士告诉ABC,至少从2016年起,ASIO就盯上了刘辉峰,第一次约谈他。后来,ASIO又多次约谈刘辉峰。

Haha Liu is photographed with Liberal MP Gladys Liu on the occasion of her maiden speech to Parliament in July 2019.
2019年7月,廖婵娥在国会发表首次就职演讲。期间刘辉峰与其合影。(ABC News: Supplied

)

就在那一年,还有人拍到刘辉峰出席澳洲华人退伍军人协会成立仪式的照片。这个协会与北京方面的关系密切。

不久,这位做进出口贸易的商人成立了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并在2016年大选前向联邦自由党捐款两万澳元。

他在社交媒体上到处张贴与自由党名人的合影,其中包括迈克尔·苏卡、廖婵娥、联邦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时任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以及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和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三位前总理。

刘辉峰与廖婵娥(二人无亲属关系,只是姓氏拼法相同)和助理国库部长苏卡建立了联系。在至少两年的时间里,廖婵娥与苏卡都在各种活动和党内筹款活动中宴请刘辉峰这位政治捐赠者。

廖婵娥为了筹款和竞选四处奔走,几年来在为紧急互援协会做公开宣传,并在该组织的年会上发言,而且帮助刘辉峰与维州警方和自由党政界人士建立关系。

2019年,刘辉峰还来到国会,在公众席上看廖婵娥发表首次就职演讲。

苏卡则邀请刘辉峰一起参加国会预算夜(budget night)晚宴,并写了一张感谢卡送给他,感谢他在2017年的“友谊和支持”。

苏卡和廖婵娥都拒绝了ABC的采访请求。两人各自的发言人均请ABC参考他们之前发表的声明。在苏卡和廖婵娥之前发表的声明中,二人均表示应该对针对刘辉峰的指控进行“彻底调查”。

在苏卡于去年12月发表的声明中,其发言人表示,这位助理国库部长“从未私下与刘先生见面或对话。本地人都知道刘辉峰不说英语。”

他表示,在过去至少两年时间内,他们都没有一同参加“社区活动”。

苏卡的发言人拒绝回答有关具体筹款活动的问题,但表示这张感谢卡是助理国库部长寄的“个性化圣诞卡”,他每年都要寄出约5000张这种圣诞卡。

廖婵娥则表示,她与刘辉峰有交往仅仅是因为后者是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会长。

刘辉峰拒绝了ABC的采访请求,并拒绝回答列出的若干具体采访问题。

ASIO的发言人表示,不对情报事宜予以置评。与此同时,内政部也表示不会对法院审理事宜进行置评。

ABC也联系了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移民部长亚历克斯·霍克(Alex Hawke)和内政部长彼得·达顿,请他们予以置评。

附: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回应声明全文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达成的协议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