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葡萄酒关税太凶残 澳洲装瓶厂直接破产

3
2021年03月16日 12:14

来源:1688 澳 洲 新 闻 网

中国对澳洲葡萄酒制造商征收的破坏性关税被指责为阿德莱德北区一家装瓶厂财务崩溃的原因。

Southern Bottling Company是一家位于Edinburgh Parks的合同制葡萄酒包装厂,该公司现已关门大吉并请来了破产管理人,公司目前负债约360万澳元。

包括主要供应商Vinpac在内的无担保债权人被拖欠约220万澳元,同时有6名长期员工失业以及数量相当的临时员工被解雇。

来自DuncanPowell的破产管理人鲍威尔(Chris Powell)表示,中国最近决定对澳洲葡萄酒征收关税,再加上新冠疫情,导致公司经营难以为继。

“它是中国关税和贸易战的牺牲品,”他说,“这家工厂本来就是为了给中国市场装瓶才设立的,所以去年年底瞬间掉下了悬崖。”

“疫情之前这家工厂做得风生水起,全职和临时员工共计25到30人,每天可以输出两个集装箱的葡萄酒,也就是每周14万到16万瓶,而这些全部面向中国市场。”

“但受到疫情,然后是中国关税的影响,他们出货量骤减,而且只能面向本地市场出货。”

Southern Bottling Company由Noble Road Wines的柯蒂斯(Scott Curtis)于2016年成立。

根据ASIC文件,Noble Road拥有该公司30%的股份,其余股份由张卓南(音译,Zhuonan Zhang)和王日红(音译,Rihong Wang)共同持有。

去年11月,中国政府对澳洲瓶装葡萄酒征收了高达212%的关税,导致澳洲对最大出口市场的销量暴跌。

1月份,中国仅购买了澳洲红酒出口量的1%,远低于关税出台前50%的份额。

鲍威尔说,Southern Bottling Company是近年来为应对中国对澳洲葡萄酒需求激增而建立并扩大装瓶设施的数家集团之一,受贸易紧张局势上升影响,这些设施现在都很危险。

“有一些新的和改良的装瓶线是为了迎合中国市场才升级的。”他说,“当然,其他公司也会受伤——他们能否渡过难关,取决于他们是否有充足的财力看清形势,或者能否将部分重点业务转移到国内和其他海外市场,但这也很难。”

鲍威尔说,Southern Bottling Company在Woomera Avenue的厂址内还有大量葡萄酒存货和装瓶线——该房产由关联方拥有。“我们正在想办法,看能怎么办,跟公司董事合作,看看能否向债权人提出建议。”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