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澳中关系导致紧张情绪 但多数华人对澳有归属感

5

2021年3ue15日 ABC 外交事务记者:Stephen Dziedzic 和 Samuel Yang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Play Video. Duration: 2 minutes 1 second
洛伊研究院有关澳大利亚华人的调查曾出炉(ABC中文)

近五分之一的澳大利亚华人表示,在过去一年中遭遇过人身威胁或袭击,大多数人将此归咎于新冠疫情引发的紧张氛围或澳中两国之间的敌对情绪。

大约三分之一的华人还说,遭遇过谩骂或歧视性对待。

但近70%的澳大利亚华人仍然认为被澳大利亚社会所接受,近八成的人认为澳大利亚是个宜居的国家。

这些调查结果来自澳大利亚外事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最近对澳大利亚华人社区进行的一项广泛调查。

这项调查的作者之一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说,调查结果显示了普通澳大利亚华人如何受到日益加剧的政治紧张和愤懑情绪的影响。

“在过去一年里,澳大利亚围绕中国议题展开的更广泛辩论的风向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在外国干涉和经济胁迫方面的讨论,似乎使得澳大利亚华人成为了首当其冲的目标,”她说。

洛伊研究所数据。
洛伊研究所数据。(ABC News: Jarrod Fankhauser

)

这种结果的反差很大,因为许多澳大利亚华人告诉洛伊研究所,在2020年之前,他们觉得澳大利亚社会对他们欢迎度日益增加。

“在此之前,所呈现出的都是积极的导向。”

在澳大利亚定居五年半的悉尼华人母亲华萍也讲述了类似的遭遇。

华萍说,她觉得生活在澳大利亚“很幸运”。

她在堪培拉生活时遭遇过一场严重的车祸,她在医院受到的护理,以及上门服务的医务工作者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她缓慢的康复过程中,她的邻居和当地社区其他居民一道为她提供支持,这让她感到很欣慰。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Play Video. Duration: 2 minutes 46 seconds
悉尼华人华萍说她虽只移民澳洲五年,却深深爱上了这个国家。(ABC中文)

“他们给予我支持,帮助我加入当地社区的兴趣小组……他们能够体恤当时使用拐杖和轮椅的我独自呆在家一定很无聊,”她告诉ABC中文。

“我意识到,要是这事儿发生在祖籍国中国,我可能需要雇人来获得额外的帮助,或者需要其他家人提供额外的帮助。”

但华萍表示,澳中两国日益加剧的双边敌对情绪,已经在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内部,以及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和更广泛的社区之间造成了紧张情绪。

“我觉得……即使作为一名家庭主妇,我也要小心。”

“而我并不想站队啊!天啊,我为什么非得选择站在某一边?”

Youtube 问卷调查揭示了生活在澳大利亚华人的感受。

关于对澳大利亚华人遭遇敌对敌意的调查结果也引起了澳大利亚政界的关注。

工党多元文化事务发言人安德鲁·贾尔斯(Andrew Giles)表示,调查结果证明联邦政府需要出台新的反种族主义战略。

“莫里森不能继续忽视这个问题,”他说。

“种族主义和右翼极端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呈上升趋势。”

绿党参议员梅赫林·法鲁奇(Mehreen Faruqi)表示,这么多的澳大利亚华人受到威胁或攻击的现象是“不可接受的”。

“毫无疑问,‘COVID种族主义’在这里发挥了作用。但我们不应该忽视政治言论的影响以及关于澳中关系的激烈辩论的后果,”她说。

联邦政府尚未对这一调查做出正式回应,但自由党参议员安德鲁·布拉格(Andrew Bragg)发表声明,称赞澳大利亚华裔社区,称种族主义是“精神疾病”。

他还敦促受歧视的受害者向警方或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举报。

近半数认为澳媒对中国的报道“过于负面”

这项针对1000多名华人社区成员的调查描绘了一幅错综复杂的画面,透露了澳大利亚华人的经历以及他们对澳大利亚、中国、民主和当代地缘政治的看法。

总的来说,澳大利亚华人对中国和中国政府的信任度明显高于其他澳大利亚人。

但卡萨姆表示,华人社区内部仍存在各种不同的观点——以及明显的分歧。

例如,在令人担忧的外国干涉问题上,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就有势均力敌的两种意见。

46%的澳大利亚华人担心北京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相比之下,82%的澳大利亚人有这种担忧。
46%的澳大利亚华人担心北京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相比之下,82%的澳大利亚人有这种担忧。(ABC News: Jarrod Fankhauser

)

近一半(4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政治施加的影响。

但几乎同样多的受访者表示,澳大利亚媒体和政界人士对外国干涉的问题过于关注。

半数受访者还表示,澳大利亚媒体对中国的报道“过于负面”。

华萍表示,她过去常常对批评中国的媒体报道感到不满,后来才慢慢意识到,澳大利亚媒体对本国政府施政问题的批评也绝不留情。

但她仍然觉得澳大利亚政界人士和媒体机构过于关注中国政府的激进言论。

“我觉得最近实在是太多了。我觉得他们把它当作武器用得太多了,”她说。

错综复杂的对华政策观点

洛伊研究所的问卷调查还显示,澳大利亚华人比大多数澳大利亚人更信任中国政府。

超过七成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至少对中国将“在世界上负责任地行事”方面抱有一定的信心。

相比之下,在更广泛的澳大利亚各社区中,不到四分之一的人信任中国政府会负责任行事。

澳大利亚华人受访者也相对更乐见澳大利亚与中国合作。

半数澳大利亚华人受访者表示,他们“多少”信任中国会在世界上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半数澳大利亚华人受访者表示,他们“多少”信任中国会在世界上采取负责任的行动。(ABC News: Jarrod Fankhauser

)

65%的受访者表示,不同意联邦政府禁止中国电信公司华为接入国家宽带网络的决定,称澳大利亚应该允许中国公司为关键基础设施提供技术。

70%的受访者表示,澳大利亚应与中国合作,在亚太地区开展援助项目。

但卡萨姆表示,许多澳大利亚华人也表示,联邦政府应该回避并限制与北京的合作。

例如,49%的受访者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限制与中国在国防和安全领域的科学研究。

65%的受访者表示,澳大利亚应该寻找其他市场,以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67%的受访者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制裁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

“各种观点交错复杂。一方面,对中国持更积极的观点,但另一方面,则是对人权和经济依赖及胁迫的高度关注,”卡萨姆说。

澳大利亚华人对民主的看法也比大多数其他澳大利亚人要复杂得多。

略高于三分之一的华人受访者表示,民主优于任何其他政府制度,相比之下,澳大利亚总体人口中约有70%的人持这种观点。

41%的受访者表示,在某些情况下,非民主政府可能更可取。

卡萨姆表示,中国政府有效应对新冠疫情的记录,可能巩固了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这一观点。

43%的受访者认为,应对疫情爆发方面,中国的治理体系更好。

“我认为,美国的失败和世界各地民主倒退,无助于澳大利亚的民主事业。”

该调查还证实,澳大利亚华人仍然严重依赖微信和中国媒体获取新闻。

84%的受访者使用微信获取中文新闻,74%的人阅读中国内地新闻,包括新华社等官方媒体。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