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垂蜜鸟历险记(续二)

29

2021年3月17日 作者:索伦托的登陆者  企鹅新闻网

出走

“你在里边用嘴咬住门框往上推,我在上边拉。“小垂蜜鸟Tom对路路说。
”一二三。“ 门开了。

”鲍勃老爹找不到我会着急的。“路路说。

”别管了,快走吧,去外边看看,再说你还可以回来。“Tom说。

”我们去哪里?“路路问。

我们去格瑞斯维尔森林找笑翠鸟奶奶。她会帮助我们。”

 格瑞斯维尔森林

晨曦初露的格瑞斯维尔森林里,芦苇丛的包围之中是一个小池塘。清晨的阳光透过树林散射在池塘的水面上,水面上倒映着桉树和芦苇的影子。

森林里除了黑矿蜜鸟的鼓噪声外一片静谧。

微风吹过,秋天的湖水泛起一片涟漪。彷佛云在水面漂浮。

它们飞到树林里,站在一棵高高的树的树冠上,四处张望。寻找翠鸟奶奶。

秋天到了,正是树叶开始飘落的季节。满地的金黄和火红的叶子洒满了草地上。

笑翠鸟奶奶

在小木屋旁的大树上。它们找到了笑翠鸟奶奶。

笑翠鸟奶奶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没有人迹,是我们动物的乐园。格瑞斯维尔大森林一直延伸到大海边。后来人类来了,砍伐树木森林造房子,我们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了。”
”什么是大海“?

小垂鸟Tom和路路都不知道大海是什麽。

”大海就是一望无际的水塘,等哪天我带你们一起去看看。不过要飞很远很远。有的地方不能停留,要一直飞。你们从今天起要多吃饭,把身体锻炼好。”

“外边的世界很大,充满了未知和危险。”

“你们看到树底下这个小木屋了吗?那是很久以前猎人废弃的,里面有一只狡猾的猫。它不仅迷恋暴力,杀戮,而且阴险狡诈。你们要时时小心提放它。“

翠鸟奶奶接着问:”你的鲍勃老爹是个中国人吧?“

”是的。“路路回答。

”中国是一个古老的民族,人天资聪慧,鲍勃老爹一定教你了武术吧?他们还有孙子兵法。“

”你应该再学学再出来。我见过他,他带着一幅黑边眼镜,长着一个硕大的脑袋。“翠鸟奶奶半闭着眼睛说。

阴险狡诈的猫

 夜深人静,森林里除了猫头鹰偶尔叫两声之外连池塘里的青蛙都睡觉了。

小木屋里的野猫伸了伸懒腰,它饿了。

上次捕获的印度八哥肉很不好吃,今天要换个口味。垂蜜鸟好久没吃到了。因为垂蜜鸟吃花蕊,因此它们的肉甜丝丝的。

想到这时,野猫皮特似乎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野猫皮特图:

它沿着木头门廊柱攀岩到了屋顶。往上看去,透过树的枝叶不仅能看到繁星点点,还能看到小鸟的身影。

小垂蜜鸟Tom白天累了,睡得很死。野猫皮特猛地一窜,咬住了Tom的腿。它疼的大叫:”翠鸟奶奶“。翠鸟奶奶从高处俯冲下来,用它那只像钳子一样的的大嘴狠狠的咬住了野猫皮特的脖子,野猫”啊“!的大叫一声松开了咬在小垂蜜鸟tom的嘴。忙不择路地跳下树去。

小锤鸟Tom

天亮了,阳光从外边射进了森林里来。

树下,长得像刺猬的针鼹在吃东西。Tom说:“我饿了。”

路路飞到针鼹身边说:”针鼹大哥,Tom昨晚被野猫皮特咬伤了。幸亏翠鸟奶奶营救了“。

”Tom现在饿了,它太可怜了。你在在吃什麽,能给我一点吗!?“。

针鼹说,”你把这些松子和毛毛虫拿去吧,它们不仅美味还降血糖。“

就这样,好多天过去了,在路路和针鼹大哥翠鸟奶奶的的帮助下,Tom的腿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这天,Tom看着累瘦了的路路说:”我喜欢你。你每天帮助我,你有一颗善良的心。“

“我知道你这几天吃的全是树叶,把好吃的都留给了我。排出的都是绿色的粑粑“
”你不要多想,大口吃饭吧,毛毛虫看上去很恶心,但吃起来很美味。它跟鲍勃老爹给我买的面包虫味道一样。“

”再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感谢我,应该感谢翠鸟奶奶它们。“

”你好了,我哪天要回去看看鲍勃老爹了。他找不到我一定急死了”。路路一脸愁云。

Tom小时照片:


小水塘里,野鸭妈妈带着小鸭子在戏水。


老爹鲍勃

“路路,你真的愿意回去吗?你回去鲍勃老爹又把你关进笼子里怎么办?“Tom问。

“是的,我也在想这件事。”路路若有所思地回答。

“你只有表现的很独立,鲍勃老爹才会放心让你自由飞翔”。

“你只需远远的让他看到你就行了。”Tom末了又补充说。

“我怕那样的话鲍勃老爹会伤心的,他会以为我是个无情无义的白眼狼。”

“我觉得这事你要咨询一下翠鸟奶奶,它一定会告你怎样做是对的。”Tom认真地说。

“好的。我现在就去找翠鸟奶奶。”路路说。

········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实,原来刚才我是被幻想所攫获······

我的出现惊飞了那两只站在笼子上的小垂蜜鸟,它们匆匆飞走了。

望着笼子里孤单的小鸟,我真希望哪天那两只小垂蜜鸟把它带走。希望它能跟它们一道远走高飞,重返格瑞斯维尔森林。

路路近照: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