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南澳男子感染南非变种病毒 目前病情危殆

0
阿德莱德皇家医院外景。
周日在阿德莱德住院治疗的一名新冠病毒患者仍处于危殆状态。

南澳卫生部门表示,周日在阿德莱德住院治疗的一名新冠病毒患者仍处于危殆状态。

(本文持续更新,第一时间为您带来澳大利亚当日要闻)

上周日(4月4日),一名40多岁的男子从一家专为阳性病例设立的隔离酒店转送至阿德莱德皇家医院(Royal Adelaide Hospital)的重症监护室。

南澳代理首席医疗官迈克尔·库萨克(Michael Cusack)此前表示,该男子感染了新冠病毒南非变种,目前呼吸困难。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AMA)南澳州主席克里斯·莫伊(Chris Moy)透露,这名男子很可能需要借助呼吸机来协助呼吸。

莫伊表示,南澳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确保该病例不会导致病毒外传引发疫情,包括使用一家专门的新冠医院。

他说:“他们实际上已经测量了气流等因素,以尽量减少空气传播。他们应该正在使用最高质量的个人防护装备,而且所有照顾病人的工作人员都应该已经接种了疫苗。”

在疫苗接种方面,复活节期间南澳卫生部数据显示,上周日有174人接种新冠疫苗,该州接种疫苗总人数达到28,933人,这一数字不包括由联邦政府接种疫苗的人员。

此外,维州卫生部门则表示,政府委托的机构在上周日当天接种了近450剂新冠疫苗。维州提供的疫苗总数接近11.7万剂。

印度单日新增逾十万例确诊 出现新型“双突变”病毒

人群挤在印度一个繁忙的市场上,其中有些人戴着口罩。
印度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再创纪录,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一天内新增病例超过10万人的国家。(Reuters: Niharika Kulkarni

)

印度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数再创纪录,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单日新增病例超过10万的国家。

由于政客们举行大规模的选举集会,人们担心病毒会进一步传播。

印度新冠确诊人数在2月初一度降至数月来的低点,当时有关部门放松了大部分限制,人们基本上不再戴口罩,不再保持社交距离,之后单日确诊病例出现反弹,跃升近12倍。

一些流行病学家说,近两周前检测到的更具传染性的病毒变种,可能也是造成第二次确诊人数暴增的原因之一。

印度官员称这个变种病毒为“双突变”(double mutant),在受灾最严重的西部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的200多个样本中发现了这个变种。

流行病学家说,“双突变”一词指的是一种全新的病毒变种,它同时具有两个已经识别的变种的特征。

在南美洲,变种病毒仍在巴西肆虐,60岁以下的确诊病例出现激增,3月31日巴西的单日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创下纪录,达到3869人。

澳新“旅行泡泡”将再度启动

在几次失败的尝试后,澳新之间的“旅行泡泡”将再一次开始。
在几次失败的尝试后,澳新之间的“旅行泡泡”将再一次开始。(ABC News: Holly Richardson

)

联邦政府高级官员希望澳大利亚人最快于本周末就可以在无需隔离的情况下前往新西兰。

澳新之间双向旅行泡泡将使两国公民无需检疫即可越过塔斯曼海峡。

经过此前多次失败的尝试,新西兰总理预计今天将宣布这一旅行泡泡的开始日期。

包括澳航(Qantas)在内的大型航空公司以前表示,一旦旅行泡泡启动,将准备增加航班次数。

纽约酒店业者期望抢占昆州婚庆市场

如果开发获批,豪华的费尔蒙道格拉斯港酒店将在其建筑物屋顶举行婚礼。
如果开发获批,豪华的费尔蒙道格拉斯港酒店将在其建筑物屋顶举行婚礼。(Supplied: Paul Chiodo

)

得益于一年四季充足的阳光和诸如圣玛丽(St Mary)海滨教堂的设施,昆州北端的道格拉斯港(Port Douglas)数十年来一直是倍受欢迎的婚礼场所。

如今,纽约广场饭店(New York Plaza Hotel)的母公司正在寻求进军这个只有3500名居民的小镇的婚庆市场,并提议建设拥有253间客房的豪华酒店和屋顶婚礼举办场地。

如果道格拉斯郡议会批准了该项目的开发申请,该酒店将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家由雅高(Accor)旗下的费尔蒙特(Fairmont)连锁酒店品牌经营的酒店。

开发商表示,这一酒店将是节能建筑,并使用一些再生的混凝土。

坚信自己是狗的小牛犊“花生”

[小牛犊“花生”的主人爱德华·福伊说,这位婆罗门小牛在狗群中过着“美好的生活”。]

在西澳州度假小镇布鲁姆(Broome)附近有一个泻湖,在这里经常可以看到狗狗和它们的主人一起游泳。

然而最近,人们却在湖边发现了一只淡棕色的小牛犊。

他的名字叫花生。这只牛犊的品种是婆罗门牛,它因为背上的小驼峰而得名“花生”。

只有两个月大的“花生”家住布鲁姆附近的一个偏僻的郊区,与猪、鸡、孔雀、六只狗和他的主人爱德华·福伊(Edward Foy)共同生活。

弗伊说:“就花生而言,它认为自己是条狗。”

“他仍在了解自己是谁,它是什么动物。”

“花生”的一生并非一帆风顺。它是在路旁被人营救的。

弗伊说:“‘花生’的母亲是被车撞死的,‘花生’当时就在路旁母亲的遗骸旁。”

“它的脐带仍然附在被撞死的母牛身上。”

爱德华·福伊从路边营救了“花生”。
爱德华·福伊从路边营救了“花生”。(Hinako Shiraishi

)

现如今,“花生”虽只有几个月大,每天却能喝多达16升“特殊配方的牛犊奶”。这意味着福伊每月要多付250澳元的奶粉费。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