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为央视主播 暗做它国间谍 潜伏数年因一句失言栽了! [复制链接]

0

北国小甜瓜

01

1975年,湖南邵阳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

一个女婴呱呱坠地,

父亲给她取名成蕾,视若掌上明珠。

和所有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

他们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到女儿身上,

家中虽不宽裕,但成父还是从紧巴巴的收入中挤出钱为成蕾购买了一把小提琴,并请老师辅导。

可成蕾不爱学,最终不了了之。

其后,她称自己喜欢画画,

父母又马上请来了绘画老师教导……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掀起了一股“移民潮”,

成家也倾尽所有,加入了赴澳的移民大军。

1985年,10岁的成蕾随父母踏上了澳洲的土地,

很多年后,她还记得那一刻父亲的样子,

他指着眼前陌生却美丽的景色对女儿说:

“历尽千辛万苦,我们总算到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你一定要争气,也不枉我们拼了这一把!”

02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

他们选择定居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

当最初的新鲜感褪去,烦恼接踵袭来。

语言障碍、文化障碍,

初来乍到的新移民很难找到体面的工作,

但女儿要读书,生活要继续,

眼看带来的微薄积蓄越来越薄,

迫于无奈,父母只能靠体力劳动养家。

图源:《猎狐》

靠着父母的辛苦钱,成蕾继续读书,

其同学评价:“学校里,她曾是个比较孤僻的女孩,因英语不好,难以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只是非常重视成绩。”

没有社交,少有朋友,

父母忙于生计,能顾及物质方面已是不错,

少年成蕾几乎没有家庭的文化熏陶和教育,

自然也就没有民族认同感。

在她的世界里,只是被机械化地强调:

好好读书!

只有考上好大学才不枉父母砸锅卖铁移民一场!

所幸成绩还不错,

1991年,成蕾进入了名校昆士兰大学读书。

原本她的心里有个梦想:做记者!

但父亲一脸严肃地训斥她:

“你在澳大利亚,有几个华人能当记者?

学财会!哪个公司都要会计,好找工作!”

就这样,成蕾又一次在现实面前低下了头,默默将专业改成了“商科”。

那晚,她望向窗外感叹道:

原来国外的月亮并没有比较圆,

只是一旦选择就没有了回头路。

03

1994年,成蕾拿到了昆士兰大学商学学位,

果然,会计比较好找工作,

她先后在吉百利史威士、埃克森美孚(墨尔本)作为特许会计(CPA)工作了6年。

此时的她英语已炉火纯青,

但始终不甘心只是做一名会计,

她渴望走到台前,成为一名主持人。

但是,这在澳大利亚几乎是不可能的,

于是她想到了回中国去实现梦想。

2000年底,成蕾发现澳大利亚托尔物流公司要往上海外派员工,于是主动请缨,随后在托尔的中澳合资公司负责财务工作。

25岁,这是成蕾移民后第一次回到中国,

此时的她已经加入了澳大利亚籍。

重新踏上中国的土地,

她一面感叹“中国发展得太快了!”

一面在寻找着成名的机会。

2002年,她终于等到了机会,

当时,央视第9频道公开招聘财经新闻主持人,

成蕾再按捺不住想发光的心,果断报名参加。

凭借着流利的英文和财经专业优势,

成蕾最终通过了层层选拔,成了一名主持人!

2002年开始,成蕾开始在中央电视台9频道主持《财经回顾》、《中国财经》等节目。

有着央视背景加持,不甘平凡的成蕾于2003年开始在CNBC亚太总部新加坡为“环球第一财经”节目提供国际股市评论。

此时,职业生涯已达高峰,她却仍不满足。

在新加坡1年后,眼见中国经济发展跑上”高速”,她又于2004年重返上海,主持《中国财经简讯》。

因为工作原因,她先后采访了上百位政商界名人,也结交了不少“朋友”。

一口流利的英语带来了不小的便利。

2008年,成蕾凭着北京奥运的专题报道,获得了美国三大电视节之一“纽约电视节”的世界铜奖,她的名声也因此传播海外,被更多人熟知。

“驾轻就熟”的她还总结出了“成氏采访心经”:

“政客就得用金刚钻,钻透废话空话;

企业家得用石凿,左敲敲右敲敲;

艺术家得用温柔的羊皮手套,耐心“抚摸”。

德国人可以直问,英美油条要追问,

中国企业家要拍着,经济学家要显得专业……”

大约从这时起,成蕾开始有些“变”了。

04

二次回到中国后,成蕾开始得奖,

但明明在中国工作并取得的成绩,

她却频频从国外获得奖励和表彰。

比如2013年,成蕾获得了澳中杰出校友奖,甚至还被澳大利亚政府选为了全球教育品牌大使。

而成蕾本人对此表现得非常“受用”,她甚至还曾为商业协会和澳大利亚大使馆主持过活动,并愈发活跃于北京的澳大利亚社区……

终于,在某次采访中,成蕾说漏了嘴,

她竟公开称:“美国、澳大利亚已经掌握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动态。”

请注意,这是一个陈述句。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你怎么知道他们掌握了?他们怎么掌握的?

台下都是政经界人士,头脑中立刻飞速旋转。

她立马意识到“失言”,但话已出口,收不回来。

成蕾在主持节目

其后,细心者开始发现:成蕾有两张脸。

一张在中国社交媒体中,一张则在海外脸书上。

国内国外,成蕾是截然不同的双面人。

在中国的朋友圈中,她一片岁月静好,

晒的内容主要是工作和孩子,

今年45岁的她已经离异,前夫尼克·科伊尔(Nick Coyle)是澳大利亚中国商会的执行董事。

二人分手原因尚不得而知,

只知此前她称独自带着一双儿女而北京生活,

如今女儿11岁,儿子9岁。

一直到2020年初,中国疫情开始,

成蕾称孩子们在北京的学校关闭,怕有“感染的危险”,于是将一家老小打包送回了澳大利亚,俩孩子送入墨尔本东南的一所小学上学。

此举现在看来,不知是否另有原因。

2020年8月12日,她在朋友圈发了最后动态,

背景是北京的一家汉堡店开业。

她配文称:“制作奶昔,不要制造战争。”

好一朵热爱和平的白莲花。

不过,脸书帐号中她的表现却大相径庭。

在那里,成蕾变身“灯塔斗士”,不断抨击生养她,给她饭碗和事业的中国。

2020年1月-3月,她多次公开批评中国抗疫。

武汉人民的英雄抗疫,被她恶意歪曲为:

“900多万人在一个鬼城里被关了一个多月,医生护士在被告知不存在人和人之间的感染危险后,被生生感染死去……没有足够的防护措施……停尸房里到处都是手机……”

中国人民众志成城,疫情被有效控制住了,一片欢呼振奋时,她又蹦出来妖言惑众:

2020年8月3日,她发帖称:“全中国的关键词只有一个:感恩,这是***要求的,目的是要全国人民都感激中国共产党……”“官员没有羞愧地低下头,他们还要求当地人要感恩……”

自2月起,她就一直恶意诱导新冠病毒污名化,并号召民众“要反抗!不要妥协要深究!”

如此吃着中国饭,砸着中国锅的香蕉人,

中国给予她的光环,反成了她刺向中国的匕首。

成蕾,你的吃相太难看了!

上一张未修生活照,大家自己感受。

成蕾街拍

05

2020年9月8日,成蕾被有关部门调查,

当时她已被查出参与了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

2021年2月5日,她被批捕。

虽然更多细节,尚需等待相关部门的调查,但熟悉中国外交风格的人一定都知道:我们从不做些信口开河之事。

既已公布并实施逮捕,那其罪基本已坐实。

果然,澳大利亚政府立刻上蹿下跳,多次“密切关注”,多次领事亲自探望,并不断承诺“会对其家人提供协助和保障”。

听出点什么意思了吗?

澳大利亚外长

2020年9月1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称,澳籍主持人成蕾在北京被拘捕,中方能否确认?

华春莹:我没有具体信息可以向你提供。中国是法治国家,有关部门会依法办事。

被捕后,成蕾还有利用价值,

澳大利亚又祭出了她在澳大利亚的家人,

在媒体上大声哭诉。

打着“单亲妈妈,孤苦孩子”的旗号,试图抨击中国的“人权”。

这是成蕾的侄女接受采访:“我姑姑好可怜,一双儿女不能没有妈……”

这时候,闭口不谈成蕾对中国的危害,

也不保护未成年人隐私了,直接拎出来卖惨。

澳大利亚算盘打得精:

单亲妈妈、孩子都是最容易博得同情的,

既可公然干预中国司法,又可趁机搬出“人权”再扎一刀!

其实成蕾为人,通过其交友就可见一斑,

下面这张照片,是她和最铁的闺蜜Haze Fan。

这位Haze Fan可是彻头彻尾的中国籍,她的中文名叫范若伊,是美国彭博社派驻北京的记者。

2020年12月,她也已被拘留,

理由同样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再看这张照片,会不会后背发凉?

两大主播记者谈笑风生,却可能在讨论刀子往祖国哪里扎流血最多……

中国对你仁至义尽,你却反咬一口,

末了,还甘当敌人工具,可悲可恨!

甜瓜说

树欲静而风不止,背后是包藏的祸心。

成蕾、杨恒军之流只是台前傀儡,

为何美澳要想方设法抹黑打压中国呢?

最重要的原因是畏惧。

2000年,中国GDP总量1.21万亿美元,

2019年,这一数字达到了14.34万亿美元。

同比增长了1086%!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美国增长了109%,英国增长70%,日本增长了3.8%……

从无任何一国拥有如此体量,还发展如此迅猛,

中国是唯一一个,连接近的都没有。

而正是中国堪称“超级巨大”的发展潜力,

让美澳忌惮,却偏偏又无可奈何,

于是只能派出许秀中、成蕾、杨恒君之流上演跳梁小丑的戏码。

2020年7月19日,成蕾最后一次发了孩子照片,

其中一张是孩子们很小的时候,

她写道:“一边看老照片,一边笑,一边哭。”

然而,并非所有罪孽都能被眼泪洗刷。

据中国法律:犯间谍罪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等待成蕾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企鹅新闻网/澳大利亚联合时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media@unitedtimes.com.au.以便及时删除或修改处理。

读者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